雪梅香(古剑二,夏夷则/阿阮)-4

4

李焱搬往太华山之后,只在年节和他父皇的寿辰时回到皇宫。

不过,大概七年之后,我又见到了他。

这要从某次我在皇宫中无聊闲逛说起。那时我逛到一条花径边,发现了另一株梅树,便上前呼唤——但它并不曾化灵。我简直要抓狂,没想到皇宫这么大,竟然这么多年就只化了我一只灵。于是我开始有点想念将我当作话桶的那个孩子——正想着呢,一阵奇怪的压迫感袭来,等我挣脱出来,已经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我打眼一看——嘿,那边桌案上的玉瓶里难道不正是我送给那小孩的枝条?

看来它并没有被移栽至土中,只依靠每日续给的灵力保持生机。

为什么?

我正疑惑,一个清朗如玉的声音道:“你来了。”

吓我一跳。竟是清和,一直坐在房中,只是我未察觉。

他悠然喝着茶:“仅仅一根枝条,实在太慢,七年过去,才终于可成为你寄灵之处,让你自由往返。”

意思是他凭着一根枝条,让我于皇宫和太华山自由往返?

清和放下茶杯:“实不相瞒,雪存,贫道此举,实因有求于你。”

或许李焱叫我雪存只是小孩子的疯话,但这两个字从清和嘴里说出来,却突然十分郑重。我听得出,他不当我作没形态的微弱灵识,他当我作和他一样的,世间的生灵。

一瞬间我对他的好感度又开始往上爬。

清和接着又说了许多话,大意是,李焱的母亲失宠,他本人又身在太华,宫里的形势对他非常不利,恐怕有一天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清和希望我能于往来时带一些宫里的消息,让他有所准备。

说实话,我有点惊讶,道士不都是一些正经的老死板么?怎么这个道士,居然唆使我一个树灵替他作探子——唉,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个道士在其他方面也很特立独行。

他虽是道士,却不求忘情,不求成仙,只求活在世间,能够尽兴而无憾。他把李焱带回山上,收他作徒弟,对他是真的上了心。

清和见我没反应,便接着说了下去。

他说了一件差点把我吓傻的事。

原来李焱的母亲,红珊,是人类所说的“妖”。而李焱自己,是一个“半妖”。

我在宫中飘荡了这么多年,去了很多不该去的地方,看了很多不该看的东西,我知道“妖”对人类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也模糊地明白了,清和之前所说的“性命之忧”不仅是权力倾扎、皇家争斗……

他们是两个在人间根本不会被包容被宽待的“妖”。比我这个灵,还要倒霉。

清和又说,李焱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红珊求他封印了李焱的半副妖骨。

“我希望他永远不必为此所累,然而……世事难料。雪存,那一天到来之前,他应当有所准备。我所施寄形之术以心念为引,倘若你不曾想到他,便不会到这里来。你既来了……”

我明白“那一天”是指什么,所以同意了清和的请求。这件事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对于那个孩子,或许就是他的一线生机。

既然在这么多日夜里,我并没有忘记他的眼睛、忘记他柔软的声音轻轻喊我“雪存”,那么我为他做些什么,也是理所当然的。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门推开,一个少年披着一身的雪走进来。

“师尊?”

“回来了。”

“今天的剑已练完了。”少年微笑着走到清和身边,“师尊还有什么吩咐吗?”

清和摇头。

“那弟子回房去了?还有两册书未看完。”

“去吧。”

身上的雪还未化净,少年又走了。

他走了我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当年那小孩儿?

竟已长成了翩翩少年。

他还曾记得他曾为一棵树取过名字吗?

屋门重又关上,清和转而对我说:“多谢。”

 

自此,我时常来往于皇宫和太华山。看得出李焱在这里是很开心的。他的剑术大有长进,念书非常勤奋,和同门的感情也很好。

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完整的人,永远作为人而活着就好了,哪怕不回皇宫,他可一辈子自由平安。清和给他取的道号叫做“逸尘”,或许也是希望他可以远离尘嚣。

练剑,读书,帮助山下的人。

当月色最好的时候,和师尊一起饮茶——或饮酒。

但是……那段日子终究还是远去了。

我和清和都没有料到,它远去地如此突然,让我们此前所有的准备都落了空。

从那一刻开始,李焱不仅要面对世人对他的猜疑和敌意,还要面对自己信念的崩塌。

生而为人的信念。

除魔卫道的信念。

或许……还有修身平天下的信念。

 

我记得那一天,并不是因为我看到了事情的经过。

那段日子清和有事外出,不在太华,我常独自在山上游荡,欣赏雪景,吸收清气,看弟子们练剑谈情……哦不对,是弹琴,回到皇宫后便老实地呆在树上,懒得去沾染浊尘。

那一次,我回到梅花树上,刚稳住灵识,便吓了一跳——树前跪着一个女人。

我仔细看,发现那竟是红珊。她身着华服,妆容优雅,显然是精心修饰过。我知道她是为了皇城主人的寿诞,李焱因此前两天就回宫了。

红珊正喃喃说话。她为了离海妖力所剩无几,根本看不见我,所以她也不知道我听不听得见,只好一遍一遍地重复——我不知道,她在这里跪了多久,把这些话重复了多少遍。

人类有个母子连心的说法,或许是真的吧。不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淑妃在皇上寿宴当日的早晨无端对着一棵偏僻的梅花树,求那根本看不见的树灵去保护她的儿子。

她说,她从来无悔,只是对他有所愧疚。

她说,她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却希望他能快乐平安。

她说,她有一块玉佩,是世间珍稀之物,灵力充盈,足以作我寄身之所。而她愿用所剩的全部修为助我修行。

这意味着,她将成为一个比人类更为弱小的妖。

红珊抬起头,望向高高的宫墙和广阔的天空。我从她眼中看到了一种光芒,我那时不明白,但是后来我从很多人的眼中都见到了它,或明或暗,从未断绝。

那是想要倾尽全力守护一样东西的光芒。

她再次低下头去的时候,一颗晶莹的珍珠落到了泥土上。

她匆忙拢起周围的土,将它埋起来。

 

我并不了解这个离乡万里的鲛人所追寻的是什么。我难以想象,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城主人——在他的宫殿里甚至都没有树木能够化灵——会值得她这么做。

然而她一步步远去,消失在小路尽头的时候,我还是感到伤感。她很美,我从未见过的美,我想那是大海的魅力。多少云诡波谲的争斗,似乎并没有夺取她身上的纯真可爱,只是它们现在都已蒙尘。

如果我没有答应她,她会怎样?可我爱一切美丽的事物,我不忍心她的眼睛里再添憔悴——虽然我们都明白,她的修为助不了我多少,我的力量也不足以帮助她的儿子化险为夷。

一个弱小的妖,一个弱小的灵,怎么能对抗这强大的世界呢。

可我们还是要奋力一搏。

 

当那一天真的出了事,我才反应过来,或许红珊已经听闻了什么,却无能为力。她所能做的一切,就是用全部的修为,求这皇宫中唯一能相信的‘东西’,代替她伴着儿子逃走。

哪怕那东西只是一抹微弱的灵识。

 

如果我能做梦,我希望梦到她。我真的很想知道她的故事。

可惜后来,我们甚至没能见她最后一面。

 

她在寺中孤独一人、自缢而亡,只有晚钟相送。

 

TBC

============================================

为了庆祝顺利通过体能测试,来更一发!

虽然女主角还是没能出场……

评论 ( 7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