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或许大概恐怕其实不会填的脑洞

eg属性,ooc注意= ̄ω ̄=

小戚因为某种江湖争端在襁褓里就死了爹娘,被一堆和尚收养变成个心地善良热血冲动又有点任性的小光头,因为是寺里收养的第七个娃所以就舍了原来的名字叫小七。他住的柴房后面有条活了好久好久的蛇,小蛇很烦这个小屁孩,但是小屁孩对它很好,会一边胡乱念经一边和它聊天,当然看起来像自言自语。后来小七爹娘的事情又被江湖翻出来,有人找到了他,还有人想干掉他,他也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是咋回事,就裹个小包裹,探头对小蛇说,哎,要不要和我一起下山去看看外面?小蛇心说呵呵我在山下混的时候你丫还没生出来呢,懒洋洋继续盘成一团晒太阳,小七就嘱咐了一堆没我陪你说话照顾好自己啊夏天蚊子实在多你就帮个忙少吃点青蛙啊balabala,然后自己下山去了,小蛇继续吐槽呵呵你才吃青蛙老子修炼几百年了就是为了不要再吃青蛙!小七下山的时候在山路上碰见几个仇家,硬要找他要什么【没想好的道具】,接着就打起来了,仇家想搞个暗算,树林里突然窜出条蛇,呲一口还没咬到呢人就倒了——邪门啊这蛇长得好像没威胁力但是居然很毒啊,几个江湖人吓尿了叽里咕噜滚走了,小蛇悠然游过来顺着小七的脚踝往上爬,在他的小包裹上盘成一圈还自动打了个结。小七眉开眼笑,然后又很严肃地说你答应我下山了不要随便乱咬人啊……一人一蛇就这么踏上了抽丝剥茧解开身世之谜神秘搭档造就江湖传奇浪迹天涯搅起腥风血雨的漫漫长路。

很多年以后呢,戚少商端了盘儿绿豆糕给坐在窗边看书的顾惜朝,客栈伙计砰砰砰敲门:“客官,午饭来啦!”

午饭有田鸡。

“真的不尝一口?”

窗边的人将手中书册翻过一页,顺便送来眼刀一记。

戚少商很无辜地撇嘴:“唉,我还是有点怀念你那时候又小又细的,能握在掌心揣在怀里……”

“哦,那不如下午去给戚大侠捉一条竹叶青来,随你握着揣着。”

啪。

书掉到地上。

哎呀,一阵好奇怪的声音。

“现在就要揣着!”

有人厚脸皮地大喊。

客栈一楼堂食的客人们面面相觑。

掌柜拨了两颗算珠,停下来捻了捻胡须,问一旁的小徒弟:“这是戚大侠的声音不是?”

小徒弟眨眨眼,点点头。

“唉,戚大侠哪里都好,就是有点怪癖。我第一次见他啊还是好多年前,他还没什么名气,住店掏出一堆铜子儿,有几个居然带着窟窿眼儿,还总自言自语。第二次再见他是在山里,那时候关西盗寇猖獗,他一人一剑接连平了几个山头,算是侠名日盛喽,可我那天见他吧,居然抓着一条毒蛇不放,眼睛眉毛拧成一团,还说什么‘我当然知道你,你别想瞒我’。哦,再上一次啊……”

小徒弟睁大眼听师傅滔滔不绝说八卦。

大堂里添酒唤菜声不绝于耳。

楼上客房里,送来的午饭却一点没动。

戚少商也没吃田鸡。

不过这是因为他更爱吃……

“你……你够了没……!”

……蛇。

= ̄ω ̄=

评论 ( 19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