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ush Crash Crush(顾夏阳X何以琛)-5

Chapter 5

 

航班落地后伦敦竟毫无预兆地落起了雨点,行李领取处一片混乱,人群从一扇门转进另一扇,何以琛在机场咖啡店买了一杯红茶暖胃,那时小雨还未润湿地面,等他拖着行李走出大厅出口,雨势却已大得非打伞不可。

他伸手入雨中拦下一辆黑色出租车,刚拉开车门把行李塞进车厢内,身后一串稳健轻快的脚步追来,顾夏阳带着明朗笑意悠然截在他身前:

“好久不见。”

“顾机长?”何以琛略感意外,他们绝非“好久不见”。

“雨这么大,不如我们拼车啊。”顾夏阳抬手遮住头顶。为了堵住何以琛,他几乎半个身子站在雨中,制服上沾了细细的闪亮雨珠。何以琛见状把他拉回来,出租司机摇下车窗问:“两位去哪里?”

“The Dorchester Hotel.”何以琛俯身回答。

“这位先生呢?”

“一样。”顾夏阳说。

“那快上车吧,”司机指指身后,“时间宝贵。”

何以琛来不及提出疑问,顾夏阳已把手提箱一拎,抢先坐进车内。他只好跟着坐到他身旁,待出租车开离机场才问:“你不是应当有安排好的酒店?”

顾夏阳抬手揉捏颈肩肌肉,漫不经心地回答:“是啊,但我此次和同事调班,算一算恰好拼出几天假期,就不和他们住在机场附近了。”

“哦,”何以琛点头,“你是顺便休假。”

“那你呢?”顾夏阳顺着话题接道。

“我本来是要回上海,”何以琛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机,想起还有几条简讯未处理,“但临时有件急事要亲自来办。”

他顿了顿,从屏幕上移开目光,看着车前方不停扫上雨点的玻璃:“……那天晚上多谢你,我喝多了,希望没给你添麻烦。”

顾夏阳微微一笑,向后枕在椅背上。

“唉。你肯定不记得。你确实给我添了麻烦。大麻烦。”

何以琛有些不解地转头看去,顾夏阳的笑容意味深长。

他抿了抿唇:“抱歉。”

他本来酒量不差,但为了工作常颠倒时差,通宵熬夜,三餐不准,老胃病受了刺激,一瓶酒下去竟疼得天昏地暗,本想找个没什么朋友的地方独自饮醉,反倒给不算相熟的人添了麻烦。他关于那一晚的记忆已不甚清晰,也不明白顾夏阳特意强调的“大麻烦”是什么意思,还是有些尴尬。

若按一般规律,他身旁的人此时应回答“没关系”,但顾夏阳并没有开口的意思,只是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十五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在顾夏阳眼底并未留下一点疲惫的痕迹,相反,他看起来神采奕奕,不知在想什么。

公路两旁的柏树在雨中模糊成一片苍苍翠色,莫名的沉默后顾夏阳突然说:“一个人逛伦敦太无趣,你如果真的感到抱歉,不如我们一起去上次说的博物馆转转。”

何以琛一怔,才隐约想起他似乎确实提过什么博物馆。

“……但,我恐怕没时间。”

顾夏阳撇嘴:“你办完事要多久,一天,两天?”

“我并未计划久留。”

见何以琛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顾夏阳看了看他,笑道:“算了。”

说完便阖目休息。

过了一会,何以琛几乎要以为他就快睡着,他却闭着眼睛轻声喊:“何律师。”

“?”

“除了工作,你还喜欢什么?”

“很多。”

“有特别着迷的吗?”

“不算有。”

顾夏阳睁开眼:“物理学不是说再光滑的平面都有缝隙的吗?为什么我觉得你的世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完全没有个人空间?”

“……或许是我比较习惯个人空间的私密性。”

“私密性。也就是说不允许任何人分享。”

何以琛犹豫了一秒:“是的。”

顾夏阳从鼻子里笑了一声:“我想一定是你的工作需要接触太多令人厌烦的个体,才会让你觉得独处是一件美妙的事。”

“你想错了。”何以琛淡淡回答,转头向窗外看去。

出租车已驶入市区,街边的老房子与新建筑在雨中一起朦胧地怀旧起来,人们很容易由这一场雨想到上一场雨,想到那时的自己,身旁的人,未完的谈话,刚出现一半就被打断的思绪。天色很暗,像盖了一张毯子似的令人昏昏欲睡。车窗玻璃结了薄薄的雾气,司机尽量快速地穿行过长街短巷,雨骤然变大,渐渐也起了风,狂暴的雨点无声砸在玻璃上,拖出斜斜水痕。

车终于绕过花园停在酒店门口,两个穿制服的侍者走出来迎接客人,帮提行李。雨水从屋檐串珠似地垂下,顾夏阳俯身仰头瞥了一眼天空:“喂——要是没有空房你能收留我一晚吗。”

何以琛一只脚刚迈出车门又收回来:“原来你没订房?”

顾夏阳伸手一指:“这就订啊。”

何以琛摇摇头钻出车去,大雨哗啦啦浇下,顾夏阳跟上他的背影,匆匆登上台阶走进前门。好在住客未满,仍有空房,房卡拿到手,顾夏阳回身却见何以琛并未上楼,站在几步之外等着他,身后一幅中世纪油画。暗褐深红的色彩前何以琛一身黑色西装,像老电影的一帧,蓦然生出几分旧时代的优雅。整间酒店都是如此,老式的木楼梯沿着墙壁旋转,装饰壁炉上的水晶花瓶插着干花,吊灯光细碎地照着有凹凸条纹的墙纸,和灯下人深深的微亮的眼睛。

何以琛露出一个绅士的微笑:“需要我的收留吗?”

顾夏阳背在身后的手指捏着那一小枚卡片,忍住把它就此扔掉的冲动。

“我一向运气很好。”

何以琛颔首,转身登上楼梯。顾夏阳注视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留下墙壁上长长的影子。

 

拉紧的窗帘外天已放白,顾夏阳懒懒地翻了个身,昨晚叫上来的晚餐剩了半瓶红酒在他床角,其余餐具已被收走。想到昨天,他把胳膊搭上额头——真是无聊透顶的一天。他楼下的房客显然一大早即出了门,剩他独自在伦敦的阴天靠着泰晤士河的桥栏,对着半冷的咖啡思考此行的目的。

——完成度百分之零。

有人突然拍拍他的肩膀,他回头,先见到一双红色细高跟,黑色高领风衣,接着是一张柔美艳丽的脸庞上惊讶又欣喜的表情。

“真的是你?!Jayden!”

顾夏阳觉得眼前的人面熟,然而一时想不起姓名。

“你不记得我啦?我就知道。”

“等等……”顾夏阳竖起食指,“等等,我好似记得,Michelle——是吗?”

“是咯。”Michelle撇撇嘴角,“这次饶过你。”

“你——”顾夏阳的食指上下摇动,“这么巧也来伦敦?”

Michelle倚上栏杆:“不能吗?这可是我最后一次单身旅行——怎么这副表情。舍不得我?”

“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快想嫁人。”

Michelle盈盈一笑,拨开颊边的长发:“其实我还没答应他的求婚,想给自己一个机会考虑清楚。你说是不是人在旅行的时候头脑比较开阔?我就觉得出来转转很多想法会不同——喂,你心不在焉地。在等人吗?”

顾夏阳晃晃手中的咖啡杯,放到一旁的石墩上,摇了摇头。

“那不如同我去玩嘛!我恰好约了几个朋友。”

心中一动,顾夏阳一扬眉毛向Michelle伸出胳膊,后者开心地挽住他。

可惜接下来的一切索然无味,包括舞蹈、乐队和酒精,也包括Michelle的朋友。他最终一个人提前回到酒店,随意叫了一份晚餐,伴着一部旧电影吃完。海德公园的夜景铺展在窗外,他发现自己竟然在想楼下的某扇窗内是否已有灯亮起。

住在靠近的房间,共拥一片夜景,这绝对不能是故事的结局。

想到这里,他从床上跳起来一把拉开窗帘。

没有下雨,天色仍早,很好。捞起床角的酒瓶,他飞速洗漱换上一身休闲装,继而去楼下敲那另一扇门,只是完全无人应答。

“请问0602的客人有没有退房?”他抓住客房管理问。

“帮您查一下——没有,0602的客人没有退房。”年轻女孩温柔的绿眼睛含着笑意,把一缕鬓发别到耳后,“而且……他十五分钟之前刚问过我去书店的路怎么走。”

哈。

——他早就说过,他的运气一向很好。

露出两个酒窝,顾夏阳向她一眨眼睛:“多谢。能不能麻烦你再说一遍,去书店的路怎么走?”

跑出酒店走上伦敦街头,这一天倒是个好天气,久违的湛蓝天空,丝丝缕缕白云悠然,阳光灿烂而不刺眼。转过两个路口,他停住脚步,看街边一间小书店不久前刚上过红漆的门框被拉开,何以琛翻看着手中的书走出来,身上料质柔软的浅灰色开襟针织衫跟着手臂的动作轻轻皱起。

他看得专注,一面迈步一面又翻过一页,丝毫没有注意到前方路中央的身影是谁,下意识地就要绕过。顾夏阳轻轻一笑,伸出胳膊弹了一下那本书的书脊。

何以琛皱着眉抬起头,看见肇事者又略惊讶地稍稍扬起眉梢。

“看来何律师在享受个人空间。”顾夏阳歪头瞥了一眼捧在他手中的封面,“这么说你的工作已经处理完了。”

何以琛合上书:“是比预计快一些。”

顾夏阳摊手:“那现在,是不是可以重新考虑我结伴同游的提议?”

“什——”何以琛莫名。

“不如这样吧,我们打个赌。你随口说四个数字。我去那家书店,”顾夏阳指指挂着小黑板写着本周新书的橱窗,“按这四个数字找到某个书架某一层某本书的某一页,背下我看见的第一句话——假如你恰好喜欢那句话,就算我赢。”

何以琛看看顾夏阳:“看来你的假期真的闲得发慌。不过你不觉得这个赌局主观性太强了吗?”

顾夏阳双手插起口袋,凑近他说:

“我赌的就是你的‘主观性’。”

面前那双过分真诚的闪亮的眼睛令人感到拒绝它是一件非常残忍的暴行,何以琛额角一跳,鬼使神差地想这其实也挺有趣。不过是四个数字,然后他就能轻松容易地说出“不喜欢”,就此甩掉身旁这位自得其乐的游客。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果断迅速地念出:“3,5,8,13。”

“3,5,8,13?”顾夏阳有些不相信地惊讶道,“你真的是随口说的?”

“不是。”何以琛淡淡地,“我的‘主观性’从不‘随口说’。”

“那好啊!”顾夏阳露齿一笑,“你等我。”

他三两步奔到小书店门口,跨上台阶推开门,消失在两个一起从店里出来的情侣之间。

伦敦的天气好得不真实,何以琛站在街道旁仰头望去,碧空如洗,阳光灿烂,一扫前日阴雨湿冷。连带着那个风风火火跑去书店的身影都好似沾着阳光,明亮地晃眼。香港的失控的一夜忽然变得遥远,经过他身旁的三三两两行人相对谈笑,他臂弯怀抱着刚买来的书,明媚的异国风景倒真令此刻像一个悠长假期。

“嘿。”

出神间顾夏阳的手在他眼前一晃。

“是什么?”何以琛问。

顾夏阳虚握起拳抵在唇间,轻轻咳了一声。

“‘年迈的小吃部老板正用蒸汽咖啡机煮咖啡’。”

他念地非常认真,然而这句话平淡无奇,找不到任何被喜欢的理由,对比他之前的自信赌约,难免显得滑稽。

何以琛忍住笑意,表示抱歉地耸耸肩,拎着书转身就走。

“喂,”顾夏阳在他身后喊道,“还有一点。”

何以琛神差鬼使地停住脚步。

“那一页恰好有二十一行字,最后一段恰好有三十四个单词;而且那一页是某个章节的开头——那个章节一共包含五十五个页码。”

……!?

顾夏阳慢悠悠从他身后踱步而来,压低声音道:“3,5,8,13,21,34,55。如果你愿意加上你和我,就刚好有了1和2。何律师,你信不信缘分?”

“……”

“我记得我前天晚上说过,我的运气一向很好。等旅程结束,你可以把那本书买下来,留作纪念。”

何以琛转过身来,迎上顾夏阳得意且温柔的笑容。

阳光在他眼中闪耀。

他摇头一笑,把手里的书拍到顾夏阳怀中。

“你赢了。”

 

TBC

 

【我很想让机长说不如我们是0和1,但是预感会被pia飞啊哈哈哈……

 ============================================

不如以后这个CP叫做【夏与何】吧你们觉得如何2333

我已经打上TAG了٩(๑`^´๑)۶

评论 ( 22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