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深夜六十分系列】万里星光


关键词:潜规则、网球拍、星光

△Lifeline AU


第二更

***


【尝试连接

【正在连接……


【连接失败


【尝试连接

【正在连接……


【连接失败


【尝试连接

【正在连接……


-你知不知道手机一直嗡嗡响真的很烦?


【连接成功


【你回来了!

【再收到你的回复真好,代表我断掉的腿感谢你


-如果我的腿也断了,你会不会好受些?


【你的腿怎么了??


-没事

-最多有点疼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

【顾惜朝?


-我现在很累

-不太想和你说话


【哦


-戚少商,你学过格斗吗?


【你打架了?


-对。知道为什么我不想管你的麻烦了吗

-因为我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你常打架?


-以前打过不少次,以后可能还要继续打


-有没有一招制敌的格斗招式?

-打架真的很浪费时间

-也很累


【顾惜朝,你今年多大?


-如果你指的是2017年,我17岁

-怎么,怕我是个小学生吗?


【我比你大十五岁呢


-那是因为你在2027年


【是啊。时光倒退年龄却一样增长,真不公平


-哈


【现在还怀疑我不是一个真实的人吗?


-怀疑

-除非你告诉我你在航空训练期间有没有学过格斗


【没有


-好吧


【但是之前有


【我想想

【2017年


【你有网络吗?

【搜索‘一字剑法’,那是个综合格斗论坛,你会在上面看到我发的帖子

【点进我ID下的个人网盘,第三个共享文件夹,提取密码是1119

【……别问我为什么记得密码,因为我所有的密码都是那几串数字换来换去

【文件夹里是教学录像,那课老贵了,我偷偷录的。嘘,不要外传


【人呢?

【这就去下载了?


【……

【顾惜朝,和你商量一下,下次消失的时候可以打个招呼吗?

【不然我每次都要把通讯仪再检修一遍


-我在这


-只是没想到你回复得这么认真

-你现在应该自顾不暇,却还能空出脑子来帮我

-谢谢


【不,不。我并没有自顾不暇。我现在很安全,龟缩不前的安全,过分的安全

【如果能帮你一点忙我很开心

【毕竟我可能要麻烦你十年


【而且和你说着话,我的头好像没那么痛了


-那我的话可是一字千金,你想买都买不到

-看在你教我打架的份上,多送你几句


-哎,你忘记告诉我你的ID是什么了


【哦

【我的ID是‘九现神龙’


-很酷


【真的吗?


-如果你非要多问这么一句……


【哈哈……

【我竟然笑出来了


【我


【小阮刚才醒了一下。她打开耳机正好听见了我的笑声

【我告诉她我们的聊天内容

【她说我取什么ID都酷


-戚少商


【嗯?


-我现在躺在乱七八糟的小巷子里,天空窄的像一条棉花糖。灯光太亮了,一颗星星也没有。隔着一道墙,我听见卖鱼的女人在打她的孩子。即使是天黑,这里也是这么吵

-我躺着,想到你正身处很远很远的一颗行星上,那上面没有声音,没有生命

-我也觉得你很酷


【……谢谢


-但你一定觉得地球更好吧


-如果可以,咱们换一换


【瞎说什么?


【顾惜朝。我躺着是因为我的腿不能动。你躺着干什么?快起来

【三个月前我离开地球的时候是秋天,校场上枫叶正红。你看,地球上有枫叶,有蛋炒饭,有家,而这里什么也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地球?


【因为……

【因为‘宇宙就在那儿’


【因为人总要往更远的地方走

【如果没有走出去……也不会知道家的意义


-现在你知道了?


【离开大气层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我又想起了那颗淡绿色的β-3014a。它看起来和地球那么相似。你说那上面会有生命吗?

【我们闯进的那个维度漩涡,那么巧,偏偏就在极可能有生命的星系附近……简直像一种防御体系


-你是说智能生命建造的防御体系?智能生命的力量能够扭曲时空?


【我不排除这个可能


-如果是特意建造的体系,那这个漩涡把你扔到哪里,应该也是设定好的。就像一种监牢


【对,监牢,或者说流放地。我从医疗舱的舷窗向外看,想到的就是这个


-我什么也帮不到你


【你已经在帮我了。你答应我十年后去通知宇航局,不是吗?


-十年,太久了……


【从宇宙的时间尺度看,十年并不遥远


-戚少商,你有没有想过,虽然十年前的今天地球上还没有深空探索,但是却有宇航局?还有……在我们对话的同时,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你!——如果我现在就去通知宇航局呢?如果我去找到另外一个你呢?如果你没有去当宇航员,宇航局也从没有批准过逆水寒的探索计划呢?


【顾惜朝,顾惜朝,你听我说

【宇宙是自洽的

【永远是自洽的


【在我们建立连接的那一刻,逆水寒就已经是历史了。如果你现在去干涉历史,只有两种结果。第一,你干涉失败。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人来找过我,告诉我我十年后会被困在一颗荒凉的行星上。在这个结果里,你可能会有危险——你有没有想过,宇宙为了维持自洽会消灭不安分的个体?我不愿意你因此遭遇任何意外

【第二,你干涉成功。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多元宇宙的理论就此成立,而我和你,根本不在同一个宇宙内。就算你改变了你的未来,也无法改变我的过去


【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

【等待十年


顾惜朝带着右腿的疼痛走回了家,灯亮着,桌上还摆着他的笔记本。两个小时以前,他下定决心要帮助那个独自一人身在外星球的宇航员,两个小时以后,他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只能等待。

等待,一个多令人懊恼的词?


-除了等待,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等待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吧?

【剩下的都交给我,包括确定这颗行星的位置,以及想办法活下去


-如果六个月之内没有飞船前去搭救你,你就会死在那里


【对,但我们已经想过了最坏的结局,所以现在总比最坏好一点


-你一定能回来


【?


-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你要确定你所在行星的时间坐标,只要你在2027年而不是2017年,一定会有人去救你

-我保证

-想任何办法,我会让他们相信我,我会让他们去救你


【……

【如果你能听到,我刚才叹了口气

【我想,在无序的时间、在无垠的宇宙里我找到了你,或许是一种启示


-是吗

-那你为什么会找到我?


【我也不知道。也许将来会知道。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


-是你所在的那个星球以某种固定的角度把你的信号折射回十年前的吗?


【可能吧,但这个星球的‘维度场’是如何将你我连接起来,恐怕是一个非常深奥的问题。


-如果你移动位置,折射点变了,是不是连接点也会改变?


【你担心我们会失去连接?


【别担心。你的空间位置和时间位置也是不停移动的,但我们的连接不会因此断开。就算断开,我再找到的也还是你。

【很奇怪,这就好像它‘选择’了你,所以只能是你。


-只能是我


-听起来像‘命运’

-我讨厌命运


-戚少商,在2027年,你有家人吗?


【有

【算是有吧,我有一群像家人一样的朋友

【……他们中的一部分死在了‘逆水寒’上


-你没有妻子吗?父母?儿女?


【你现在让我想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一种遗憾,也是一种幸运

【我以前的女朋友,为了训练和工作,我和她分手了


【如果时光真的倒回十年前,那时候,我刚和她在一起


【……


【回忆,在这个时候,好像格外能令我感受到我还活着


【你呢?你是什么样子的?和我描述一下


-我?

-我就是……这样的

-……穿着校服,现在正站在家里,一个人,准备找块药膏贴到腿上


【那你喜欢什么?

【音乐、体育、小说、电影?


-好像没有……我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

-网球吧,可能


-但其实我连网球拍都没有


【我在想象你的样子


【顺便也想象地球的样子

【你那儿是什么季节?


-秋天


【秋天。和我离开的时候一样

【是几点钟?


-晚上九点


【一天快结束了……你是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做?


-不多。写作业,洗碗,洗衣服……等等


【谢谢你和我一直通话到现在,你该去做自己的事了。

【想办法确定这颗星球的坐标后我会和你联络,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这期间我不会再打扰你


-什么叫不再打扰我?

-如果我不觉得这是打扰呢


【可是……

【其实我也非常希望和你保持通话,但你毕竟有你的生活


-我会安排好的

-任何时候你需要我,我都在这儿


【:)

【谢谢你,顾惜朝

【这比什么都……更令我感到安慰


【快写作业去吧,明天可不要因为我而挨骂

【再会


-再会


信号没有再传来,但顾惜朝知道,他们之间的连接并没有断开。他看着手机屏幕,决定如果只有关机的状态才能收到戚少商的信息,那么他就不再开机。反正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人会找他。酗酒的继母或许会,可他也不在乎。

十七年来,他还没有跟谁聊过这么久,第一次希望这对话不要停止,对方却是个不知道被困在哪里的宇航员。

他揉着腿,在桌边坐下,小腿弄伤了,靠近膝关节的地方有点红肿。屋子里只有时钟的滴答声,这座城市,这个世界,也只剩下这一步一步的滴答声——要这么一步一步地走十年,才能抵达戚少商所在的2027年。

——他相信我不会忘记。他相信我能担负起这个任务?或者他别无选择,只能相信我。我该告诉别人这件事吗?该告诉谁?怎样才不算做干涉历史?

顾惜朝做完三份练习题,整理好家务,在深夜时分钻进了被窝,手机被他放在枕边,只要振动,他一定能感觉到。

他会装着这只不开机的手机上学、放学,等待星际彼岸的信号。

周四的信息课上,他用学校的电脑注册了“一字剑法”,找到戚少商的ID,加入了他创建的小组。最近的发帖日期竟然就在前一天。前一天,那个深空中的宇航员仍徘徊在生死之际,十年前的他却在论坛上和别人讨论格斗技法。

这告诉了顾惜朝一件事。

戚少商,是真实存在的。

在“九现神龙”的ID之后,在黑暗屏幕的像素字里。

——在他所看不见的地方。

一个生命,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和他紧紧连接在了一起。

顾惜朝点进“九现神龙”的共享文件夹,输入密码1119,几个视频文件展开在列表里。鼠标滑过那些名为“第一课”“第二课”的图标,他点击了“下载”。

网页右下角忽然弹出一个对话框,来自论坛内的私信。

【九现神龙】说:你好!

顾惜朝吓了一跳。

【九现神龙】说:想不到我刚发了资源帖几秒就有人来下载了。以前没在小组里见过你?

顾惜朝哑然望天,这算不算干涉历史?因为他在戚少商的指导下和“戚少商”发生了联系……

【GuXiZHao46278】说:你好,谢谢你的分享,真的很有用。

【九现神龙】说:有用就好。刚注册吧?原始ID还没来得及改。

【GuXiZHao46278】说:对。

打完字,顾惜朝立刻关掉了对话框。说的越少越安全,他想,在后果未明之前,他不能和十年前的戚少商有太多交集。但盯着自己的ID,他忽然想起戚少商说“你的名字很熟悉”。你的名字很熟悉?GuXiZHao46278,论坛的原始ID,同一个群组……

奇妙又荒谬的感觉陡然充斥了心扉,莫非在同一个世界,他真的早就见过他的名字?只是过了十年,早已记不清楚。

“你的名字现在变成我的另一件随身物品了,我会好好保管。”

顾惜朝从衣袋里掏出手机,屏幕灰蒙蒙的,宇航员不知道在做什么,头痛是否减轻,骨折有没有愈合,那颗行星是不是仍然是白天。叫小阮的同伴应该还在他身边,他们研究坐标的进度也不知道进行到哪一步了。

戚少商并没有打扰他的生活,而是变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一天之后,在地理课上,他的手机振动了。投影仪上是城市布局模式图,老师正口沫横飞地讲演,他低下头,悄悄拿出手机。


【有好消息

【我修好了前舱的一些东西,时间依然无法计算,但一些基本仪器可以用了。比如观测仪,我把它改造了一下,用来测绘星图。现在只要把太空摄像机放到三个不同的标地,通过分析不同时间段出现在天空中的星球的成分和星系的形状,就可以确定它们的名称,然后结合整份星图,推测出我在空间中所处的位置

【唯一的问题是,我要出发去放机器


-太好了,至少有了进展

-你的腿是不是还不能动?头痛呢?你的同伴怎么样了?


【我的腿还好,借用弯棍做的拐杖能够走路,头还有点疼,已经习惯了。小阮时常陷入沉睡,我在前舱的应急箱子里又找到了一支地塞米松,但是对她的情况没什么用。


-放机器要去哪些地方?


【需要一个三角形,足够大的。

【我应该现在出发吗?


-你肯定已经有了计划


【是的……但这将是我第一次踏出医疗舱门,走向这片仿佛永远没有终结的白日。我其实并不是那么无所畏惧。以那个橙色太阳的大小来看,它距离这颗行星非常之近,如果宇航服没有恒温系统,我恐怕会被蒸干。


-等等!


【怎么了?


-那个橙色的太阳,它有移动过吗?


【对,我竟然忘了看这个!它实在太大了,我错觉它根本不会动

【还好你提醒了我


【应该是移动了,原本它的顶端距离地平线应该更高一些

【这么盯着它看,就算宇航服有恒温系统,我也开始觉得很燥热


-那个星球一定有黑夜。白天这么长,黑夜也一定很长,你现在出去,会不会正好踩在白天快结束的时候?


【没错……很有可能,但是如果等下去,等夜晚过去,要再等多久?我要放三台机器,以我伤腿的情况,恐怕走一次都要花不少时间


-但你还不了解它的夜晚……


【对


-你觉得如果你走上地球时间的一天,能走到足够远的地方放置机器吗


【应该够了


-那么我可以为你计时,一天后不论你走到哪里,都必须返程回到医疗舱。


【好!


-你准备出发了吗?


【我正在绑装备。要安置太空摄像机需要一些……工具。我会带一个类似工具箱的背包


-别着急,慢点,小心你的腿


【我会的

【好了


【我去向小阮道个别


“翻到75页,同学们,课后思考题。给你们十分钟。”

沙沙的翻页声响起,顾惜朝把手机偷偷藏到书页后,拿起笔开始写题。


【呼

【我已经拿好了拐杖,绑好了背包,打开了舱门,调好了通话模式

【然后迈出第一步


【这是个荒凉的星球

【死气沉沉

【我脚下全是沙子,至少看起来像沙子,大概成分和地球上不太一样。重力加速度应该比地球大,我有点不适应,而且这些沙子踩上去着力不稳,加上我的腿伤,走一步还是挺费力的

【这种地面倒是很好的缓冲体,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没死,医疗舱也得以保全。不过我本来想把摄像机安置在地上,现在看起来不太可行,它们大概会陷下去。只能用悬浮装置把它们悬在空中,我检查过了,悬浮装置里的能源能用三十天,也就是说,一旦安装好机器,我必须尽快分析数据,在它们罢工以前完成推算


【糟糕,我宇航服里指南针失灵了


【咦

【好吧它真的失灵了


顾惜朝写完一道题,一边在第二题上勾勾画画,一边悄悄掀起书页一角查看戚少商的信息。看到最后一句话,他瞪大了眼睛。


-戚少商,你傻了吗?


【啊?


-指南针在地球上能用是因为有地磁场

-你那颗星星没有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


【哈哈

【头疼了这么多天,也许我是真的傻了


-除了沙子还有别的东西吗?


【看不到

【放眼望去,全是沙子,奶白色的沙子

【如果有‘沙盲’这种病,我可能很快就会得上


-那就只能靠‘太阳’确定方向了


【其实是靠运气

【祝我好运吧


-祝你好运


【我要走上一天,中途可能会歇一会儿。如果我想聊天,你应该不会拒绝我吧?


-只要我不在考试


【再会


-再


“顾惜朝!”

一只拳头“咚”一声敲到课桌上。

“上课玩手机啊?拿来。”

顾惜朝抬头,地理老师居高临下,瓶底厚的眼镜儿发出摄人寒光,不等他有所动作,自己拎起他的地理书一抖,古董机掉在桌面上。

“老师,”顾惜朝说,“我真的有急事。”

“你总是有急事!”老师抓走手机,“理科班就不看重地理课吗?嗯?下课到办公室来,我和你班主任等着,好好检讨一下!”

“老师,手机检讨完了可以还给我吗?”

地理老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狠狠“哼”了一声,抓着手机吼道:“第一题!你!站起来说答案!”


长达一小时十分钟的检讨完毕他也没能拿回手机,眼睁睁看着小方块被放进傅老头的抽屉里,顾惜朝心想这是逼着我晚上回来翻墙做小偷吗??

且不说这期间他没法回复戚少商的任何消息,明天下午可是至关重要,因为一天的期限过去,他必须提醒戚少商返程。没办法了。顾惜朝吸了口气,到应该拿出演技的时候了。要眼眶里含着悔恨的泪水,每一句台词都仔细斟酌。想想傅老头最喜欢什么?最喜欢学生被他压得抬不起头来还对他特别崇拜。那就不抬头。很好。

纵然表情到位,落在他耳朵里的话他可是一个字也没听,他专心想着那只手机,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让他牵挂、希望珍惜的东西。


【必须停下来歇一会了

【这里真的是死气沉沉,走了这么久,周围的景物还是完全一样,就像一步也没有动似的,让人有种努力全部白费的绝望感

【后面那个巨大的太阳,它仿佛一直在跟着你,笼罩着你,看着你,像只可怖的眼睛。如果在地球上,阳光是生命的源泉,是希望和温暖,那在这里,它就是酷厉的魔鬼


【我要坐下来调整一下呼吸,顺便让我的腿能够休息。这么走路,我感觉我的骨头可能会畸形愈合。


【你在做什么?

【和我讲讲地球上的事好吗


【嘿,在吗


【那还是我讲吧


【我有点怀念食物的味道,我以前很喜欢吃鱼的,他们都说我是猫转世。出发前医生说,如果长期依靠输液供给能量,肠胃功能会退化,味觉也会,甚至连食欲都会被抑制。等我在这里呆够六个月,不知道我会不会从此不能再吃东西。那样就太遗憾了。至少现在想一想清蒸鲈鱼,红烧鲤鱼,我还是很有食欲的。


-对不起,我在老师办公室做了两个小时的检讨才把手机拿回来


【啊?

【不是说好我不会打扰你的吗?


-不是,不是你的问题


-现在是晚上八点,我这儿在下雨

-中雨。有点冷

-下雨的时候世界好像变安静了,我没有带雨衣,同学借了我一把伞,自行车留在学校,我只好走回家


-你想吃鱼吗

-但我没有鱼


-对于我的晚饭,你还有其他建议吗


【唔,没有鱼。那吃牛肉面好不好?我也爱吃牛肉面

【你在哪个城市?


-我在封都


【我去过!以前有个哥们儿在那里念大学,我常去找他玩。你知道X大吗?那旁边有家面馆,牛肉面特别好吃。


-一个淹没在奶白色沙子里的人能清晰地想起它的味道,那应该真的很好吃


【我坐在这儿,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变成这些沙子的一员了,宇航服也是奶白色的。如果我变成了沙子,但愿宇宙间刮起一阵大风,把我吹回地球

【至少再闻一闻牛肉面的香味,对不对?


-我替你去吃一顿牛肉面吧


【好!

【我也要站起来

【嘿呦

【好了,现在咱们一起走吧,我往前走,想象是和你一道,走在去吃面的路上

【这样想着,我又充满了力量,好像流进我血管的不是已经分解好的葡萄糖、氨基酸和脂肪,而是地球上食物的味道


雨点不断地敲打着雨伞,绵密而单调的声响隔绝了城市的喧嚣。遥远不可见的奶白色行星上,宇航员孤独的身影跋涉在没有边际的砂砾中,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大概是他最奢侈的幻想。

顾惜朝握紧了伞柄,拢了拢校服,往公交车站走去。

雨丝斜斜扫过车灯,八点钟,还是有很多回家的人在等车,拎着公文包,背着书包,提着手提袋,他们都在向往一个叫做“家”的地方,对他们而言,只要登上一班公车,就可以抵达那个地方。

顾惜朝稍稍移开雨伞露出头顶的天空,天幕上阴云密布,遥映着紫红色的霓虹灯光。雨滴到他脸上、眼睛里,他一眨不眨地望着空无一物的天空,无论是对戚少商,还是对他自己,“家”都在很遥远的地方,此生还能不能抵达,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公车来了,他才注意到自己像个疯子一样淋着雨。周围的人已经对他侧目,他满不在乎地收起伞挤上了车。

X大旁边的小吃街他从来没有来过,一是因为他没有多余的钱搜罗美食,二是他总是一个人,没有什么下馆子的兴致。现在不一样了,有一个人与他“形影不离”,就在他掌心的手机里。


-喂,我到了。你说的是这家面馆吗?‘雁门关’


【对,‘雁门关’。门旁边还有对联呢,不过我不记得写的是什么了


-是‘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竟然是这句?

【听起来有点悲壮


-不,不悲壮!

-历经百战,漂泊十年,也终于能够归来,你说你找到我是一种启示,这才是一种启示!


-你现在还好吗?


【我还好,一直在不停地走。我尽力走远一点,万一三角形不够大,咱们的努力可就白费了。一切都靠我手里这根拐杖,其实不能着力的腿我也还是着力了……没办法。走起来真疼


-听起来你一点也不好


【只能坚持下去


【快去吃饭吧。距离我们上次通话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当然不排除这是我单调的行程造成的错觉

【别饿坏了


-戚少商,一个人处在你那样的境地,是怎么还能去关心别人的呢?


【嗯?


-没什么


-没什么。


-听着,这里有番茄牛肉面、麻辣牛肉面、红烧牛肉面、水煮牛肉面、可以加鸡蛋加青菜……我该要哪一种?


【要……我想想,你是第一次去吃,一定得吃最好的,留个好印象,吃水煮牛肉面吧,那个最棒


-好


“一晚水煮牛肉面。”顾惜朝把菜单还给服务生,对方应了一声去了,对于点单之前一直看手机的顾客他已经见怪不怪,就是点单前一直看黑屏手机的顾客,还是第一次见。

顾惜朝把书包脱下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这个点食客不多,毕竟再晚都要到夜宵时间了。他百无聊赖地等着面端上来,玻璃门在这时被推开,走进来三个大学生模样的人,两男一女,应该是非常好的朋友,有说有笑地在他旁边那张桌子坐下来。

他注意到其中一个人,穿着套头带兜帽的浅灰色卫衣,牛仔裤,笑起来眼睛弯弯的,颊边有两个酒窝。另一个男生理着板寸,后脑勺上有一撮长毛,像条小辫子。而那个女生长得非常漂亮,远山黛眉,脸颊红扑扑的,眼睛像会说话。

“哎,大当家,吃点啥?”板寸问。

“老八,你别老叫他大当家,像叫土匪似的。”女孩大笑。

板寸挠挠发根:“那、那叫什么?我就习惯了叫大当家。”

女孩敲了他头顶一下:“叫‘戚少商’啊!”

这三个字像炸雷一般炸开在顾惜朝耳膜边,那一瞬间他错觉自己的耳朵真的有了疼痛感。他僵着脖子,慢慢地,慢慢地转过头去,把视线定格在那个穿浅灰色卫衣的男生身上。

……是同名同姓吗?

男生举起长胳膊,不等服务生走过来就对着柜台熟门熟路地喊:“老板!水煮牛肉面!三碗!快点哦!”

顾惜朝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直到另一道目光射到他脸上。那个女生注意到了他的目不转睛,拿肩膀推了推“戚少商”。

“嗯?”

“戚少商”转过脸,正对上顾惜朝的眼睛。他眨眨眼,笑得很灿烂:“这位同学,我们认识吗?”

顾惜朝立刻否认:“不认识。”接着就想出了一个解释的借口,“因为你点了和我一样的面,所以……”

“哦,”“戚少商”笑了,“水煮牛肉面啊,这里的招牌!我每次来都要点的,加醋格外好吃。哎?我们这桌没有醋瓶啊。小同学,可以借你那里的一用吗?”

顾惜朝注意着他讲话时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语气,手里的手机恰好在这时振动起来。


【面吃上了吗?

【水煮牛肉面是招牌,可能上的慢一点。你试试加醋,我记得那样很好吃


“同学?”

“哦,可以。”顾惜朝反应过来,拿起桌上的醋瓶递给“戚少商”,后者接过,点头说:“谢了!”

顾惜朝低下头看了看手机屏幕,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他清楚地感觉到,刚才他的右手碰到了“戚少商”的手,一只真实的手,因为从秋雨中来,还带着凉意。


-戚少商,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要问你

-你在X大那个好哥们,是不是板寸头,后面一条小辫子,习惯喊你‘大当家’??


【是啊,你怎么会知道?


-……


-戚少商,我刚才碰到了你的手。

-这算不算干涉了历史?


【……

【你说什么?

【你碰到了我的手??

【什么意思


-我想我遇到了2017年的你。

-还有你的好哥们……可能还有你女朋友


-就在这家叫‘雁门关’的面馆


【你遇到了我??!

【我不记得我遇到过……我也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你当然不记得,我对你说我不认识你。你就向我借了一瓶醋而已,没有多说什么。


【怎么可能……怎么会……天啊


“面来了!”服务生端着四大碗面出现,一一摆到食客面前,“戚少商”给自己的面碗里狠倒一番醋,然后把醋瓶递回来:“同学?谢啦!你也可以试试加醋,我觉得特好吃,但他俩怎么也不愿意加。”

“别听他的。”漂亮女生皱眉,“加醋一点也不好吃。就他喜欢。”说完还做了一个吐舌头的动作。

“红泪!”

“戚少商”哭笑不得地看着她,音调里竟然有一丝撒娇的味道。


【我还在消化这个消息


【我们曾经遇见过吗

【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

【我怎么能一点也不知道


-嘿,难道你在自责吗?

-一天中有那么多人擦肩而过,如果我们遇到过,也不是不可能,对吧?


【我还对你说了什么吗?


-你对我说水煮牛肉面加醋很好吃

-既然十年前和十年后的你同时向我推荐这种吃法,我在考虑要不要试一试


-顺便说一句,你长得很帅


【我

【谢了……


-你女朋友也很漂亮

-你们看起来很开心


【她好吗


【……一个傻问题


【我有点走不动了

【一天有没有过去一半?


-没有……

-休息一下?


【不行,我本来走得就很慢


-要不我和你说说你女朋友吧


【还是,不用了

【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


-啊哦


【令人唏嘘?


-有点


-恩,我倒了一些醋


【味道如何?


-噢!!

-嘶……


-戚少商,你……

-又辣又酸,你喜欢吃这个??


顾惜朝伸着舌头皱着眉头,偷瞄了一眼隔壁桌子,从“戚少商”满头大汗然而大口吃面停不下来的满足表情中得出了答案。


-天啊,你真的很喜欢吃


【很过瘾啊,第一口不太习惯,多吃点就好了


-你

-算了


【相信我!真的


顾惜朝又吃了几口,眼泪呛了出来。不过在辣味和酸味的前后夹攻中,他竟然感觉到一种口舌上的痛快,渐渐地也一口一口停不下来。

隔壁一桌吃得比他快,几个人付过账,商量着还要去一个地方,先离开了面馆。穿浅灰色卫衣的身影消失在玻璃门后,门关上前,他还回头对顾惜朝笑了一下,挥了挥手。


-你刚刚和我挥手再见了

-你就是这种个性吧?对谁都不生分


【……

【这不公平

【你见到了2017年的我,我却不能再见到那时候的你


【原来你一直在我的过去里


-那这不算干涉了历史吧?


【嗯


-加醋水煮牛肉面,确实……还不错


【:)


一整夜,顾惜朝的脑海中还都是那碗面条的味道。他让信号那头的宇航员睡一觉,戚少商却总是说“我再往前走走”。


-你必须休息

-如果你不听我的,返程时疲劳会打倒你


【我知道


身处地球的夜色中,顾惜朝试图去理解被一个巨大的橙色太阳追赶的压迫感,也努力想象一步步痛苦的行走,一望无际的沙海,永远单调的空间。联络过程中他发现信号有时候并不稳定,每当他身处周边建筑物较多的地方时,就容易缺漏信息。

一天终于过去,周六下午四点,他准时呼叫了戚少商。


-时间到了。

-赶快安置仪器,然后返程


【好的

【呼

【你不说我也要停下来了

【实在走不动了

【返程肯定要不止一天,但愿时间足够


二十分钟后。


【安装完成。从这一刻开始,这个摄像机的寿命是三十天。


-我记下了


【我现在往回走。不幸的是往回走就是迎着太阳走。不管我多喜欢夕阳漫步,在这里迎着橙色走也不是很好的体验


-加油。但愿你的方向没有偏离很远


【如果可以倒退着走,我会选择倒着走的


旅程依旧漫长单调,有时他们聊天,更多的时候都是戚少商一个人与无边无际的沙子做着斗争。星期六晚上十二点,距离返程起始过去了八个小时。


【顾惜朝,你在吗?我感觉不太对劲。那个太阳又落下去一点,相对的天空已经露出了一条紫黑色的线。与此同时,我脚下的沙子好像在动


顾惜朝从被窝里伸手拿到手电筒,眯起眼睛适应光亮,然后摸起枕头旁的手机。


【确实在动,在流动,刚才幅度很小,现在好像变快了


-是流沙?


【我不知道

【没有风,应该没有,这里根本没有气流

【那这些沙子为什么会动?


【更快了……%*……fhge

【gzf6dsa45gegw*@¥s


-等等,你的信号怎么了?

-我收到了一些乱码


-戚少商?


【这里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地方,我只能选择继续走或者停下来。我能明显地感觉这些沙子在我脚下流动,感觉到它们的推力,我看到几米之外它们下陷又浮起,虽然幅度很小,就像海上的浪花

【可能是整个地层都在动——

【这里只有沙子

【4UTD可DGgfas6f*……


【dasg125好~jfa7发


-戚少商,我看不到你的信息

-被阻断了

-或者被什么东西影响了


-你


【连接已断开


窗外夜色漆黑,顾惜朝立刻跳下床,抓起衣服套上,然后带着手机和钥匙冲出了家门。楼道里停着很多辆自行车,他随便抓起一辆,狠狠踹了几下后轮上的制动锁,锁被踢坏了,他一翻身跨上车,疾速骑了出去。

车轮在午夜的街道上飞驰,连着两天的雨,街上湿漉漉的,寒风迎面扑来,顾惜朝紧握着车把,那只手机再也没有在他贴身的衣袋中振动。这是为什么?是他自己这边的问题,还是戚少商所在星球发生了什么剧变?

他不敢往下想,他祈求只是和之前偶尔的几次一样,是城市高楼大厦对信号的影响,所以他要去一个空旷的地方,杜绝这种可能。说不定消除了干扰连接就能恢复。

那些沙子会动,那些沙子会动。

“可能是整个地层都在动。”

该怎么办?

灯柱和树影飞掠而过,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顾惜朝一个逆行在亘古的长夜里。眼前是一片片被路灯照亮的地面,从寒凉的夜色里,从锋利的空气中,仿佛有一个身影缓慢地浮现——在面馆快要关上的玻璃门后,转身对他挥手。

顾惜朝猛地刹车,因为惯性他从座位上滑下来,双脚撑到了地面。

大口喘着气,他拿出手机,屏幕依旧灰蒙蒙一片。

他抬起头,仰望向头顶的夜空,阴云已散,能看到星光点点,散布在广袤无垠的黑暗里。

没有一颗星星令他感到安慰。

所有星光此刻都显得那么冷酷。


你在哪里?

戚少商,你在哪里……


TBC


还有一更就完结了。耶!

评论 ( 17 )
热度 ( 44 )
  1. 菜拌豆芽颜霖怀 转载了此音乐  到 戚顾深夜6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