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三十题之一(01,14,15)

Episode 1 恭喜


“戚楼主。”

鸳鸯香炉升紫烟,一段袅袅,一段婷婷。水晶垂帘蕴着烛光晃眼,明月窗外圆。

“恭喜。”

窄袖轻罗,葱白五指,托一只浅边碧玉碗稳稳递到他面前。沿着这薄雾般轻柔的霓裳、若隐若现的莹白肌肤往上,是京城第一名妓白牡丹浅浅的笑涡。

戚少商接过她递来的茶碗,听得佳人掩袖而笑。

他佯作叹息道:“连你也来笑我?”

白牡丹嗔道:“要笑,也是笑你胆量天下无二,力气世间第一,什么样的‘重’都能轻松容易、一肩扛下。”

戚少商不接话,低头一抿,热茶的香味充填了肺腑。

“金风细雨,不知又是如何一场风雨?”

白牡丹仍微微笑着,往香炉里多切了一块香。

“师师姑娘恐怕夸错了。”戚少商喝尽了碗中的茶,站起身来,“世间难以担起的,并非是重,而恰是轻。”

他走了。他的身影一消失,白牡丹便在窗边,抚着碗沿,托了腮,若有所思道:“那么,茶与酒,哪个更轻呢?”

戚少商走在黝黑连绵的屋檐上、硕大晶脆的明月下,身后有一丝气息,令他忽然察觉。

锋刃冰凉,极快地贴近,他转身,剑未出鞘便格上匕首的背脊,进退之间,招式已变幻数次,匕首的明光如飞梭落雪穿梭,戚少商脚尖点于灰瓦之上,不拔剑,不进攻,戏于蜻蜓蝴蝶一般躲避那只匕首。

百招之后,他终于一把扣住了对方的手腕,脚下一勾,将人直接放倒在屋脊上。

明月在侧,那人的眼睛也像盛满了晶脆的月光。

戚少商只觉得有些晃眼。

顾惜朝在喘着气,胸膛起伏,他松开手,匕首砸在瓦片上发出叮咚一声,又向下滑去,被屋檐拦下。

戚少商想起他以前的武器,问道:“哪里来的匕首?”

顾惜朝挑挑眉:“刚偷的。”

“这次知道换把长一点的了?”

拿自己的伤疤开玩笑,戚少商的语调里却绝无促狭与讥讽。

顾惜朝喘道:“又如何?以前好歹和你打个平手,现在几十招也过不去了。”

戚少商放开他的手腕,站直了身体:“找我,不是陪你练功吧。”

顾惜朝仍躺在屋脊上,毫无防备,眼角含着意味不明的笑。月光洒在他脸上,竟然照出几分坦荡。

“戚楼主,恭喜。”

他道。

戚少商俯视着他,半晌,提了提嘴角:“我以为你会说点别的。”

“你以为我会说的,我当然不会说。”顾惜朝慢慢自屋脊上坐起,“戚楼主整晚都在醉杏阁,莫非在躲着什么人?”

“总归不是躲你。”

“哦?”

戚少商在他身旁坐下:“你成日跟着我,想躲也躲不掉。”

顾惜朝皱眉。

“我何曾成日跟着你?”

戚少商只望着他不说话,头发被月光染上银白的雾色。顾惜朝也毫不客气地与他对看,看了半天道:“你添了一道皱纹。”

“添皱纹好过添刀口子。”

“你会怕添刀口子?”

“刀口子慢慢就浅了,平了,只有皱纹会变深。人说,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不怕添伤疤,我怕‘忘了’。”

“戚楼主说话也和这京师的人一样,越来越听不懂了。”

“有人不懂装懂,有人懂装不懂。”

戚少商笑了,而后笑意又消失。

“你成日跟着我,就像一道渐深的皱纹。”

顾惜朝若有所悟。

“今夜之前我不曾来找你,今夜之后也不会。你却说我成日跟着你。大当家,你是怕我,还是想我?”

戚少商不答。

“来找我到底为什么?”

“想和你再喝一杯酒。”

顾惜朝的语气轻描淡写。

“顺便看看能不能顺手杀了你。”

他笑得单纯又狡黠。

戚少商很是理解似的:“只要一只脚踏进了江湖,这辈子不是在杀人,就是在等人杀。想必你等我杀你已等得不耐烦,只好来杀我?”

顾惜朝道:“的确。”

“酒呢?”戚少商环顾四周。

“在这。”顾惜朝果真从袖中取出两只小巧的杯子,递了一只过来。

空杯盛着月光,盈盈可饮。

戚少商接过杯子,凑到唇边:“这是天下最轻、最淡的酒。”

顾惜朝执杯而笑:“看你敢不敢喝。”

戚少商喝了。

一杯即醉。

梦里有模糊的人影向他颔首:“并州传来顾姓人犯的死讯。戚楼主,恭喜,刚接手京师第一楼,便大仇得报。”

梦一过,他又醒了。

明月依然在身侧,那人却已不在屋脊,酒杯也不在他手中。

空空如也,如也空空。

他一时分不清,顾惜朝是否真的来找过他,约他饮下一杯薄薄的月色。

是死讯有假,他已逃脱?

还是一切,只是一场梦?

戚少商忽然想起,打斗时从他手中掉出的那把匕首。它应该还在檐间,就在他身后。

戚少商的心蓦然轻跳起来。

他回过头去。

月色无垠。


END


Episode 14 梦话


戚少商从来不说梦话。

确切地说,他从来不在梦里说话。

传说如果有美女叫你的名字,切不可轻易应声,因为那可能是一条蛇,她娇娇媚媚地笑,然后吃掉你的脑子。

可他明白,即使叫你的不是美女,也不可轻易应声。

因为美丽的蛇不一定都是异性。

那个声音可能很愤怒、很不甘、带着一点气急败坏。             

也可能很无奈、很温柔、似一把绵绵细沙搓揉你的心。

那个声音说:“戚少商。”

“戚少商……”

“戚少商?”

“戚少商!”

……

任凭那个声音千万次出现,他也从未答应过。

他紧咬着牙,在梦中不发一言。

直到天光渐亮、世界渐无声。

然后他睁开眼,便会想起那一日,粘稠血泊中,他拾起他的手,听见他模糊断续的最后一句话。

晨光敲叩窗扉,他缓缓起身,披上战甲,提剑而出。

“戚少商!”

“哎。”

“不装哑巴了?”

“不胜,无颜应你。”

梦中人笑了。

一片柔白,围裹住他的面庞。

“走吧。”戚少商握住他的手。

红尘万事了,相携一梦还。


END


Episode 15 她一定很爱你


“她一定很爱你。”

下午三点钟的阳光暖得沙发软而甜,让人只想赖倒不起。客厅里很安静,因而显得刚才那句话像落地的钢豆。

“她一定很爱你。”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遍,低低地、缓慢地、泛着苦味。

没有回应。

两只茶杯在木头矮桌上冒着热气。

许久,才听到另一个声音说:“对不起。”

语调涩得像难入口的青果,方一触就舌头发麻。

“没什么对不起。”第一个声音说,“是我太傻,当了真。”

“我爱你。”

“别再说了。”

“我爱你。”

“别说了。”

“我爱你……”

“别说了!”

破碎的空白,时间被撕裂成两段。

“我爱你。”

最后一句轻语,执拗地溶进空气里。

一记低沉的笑。

“婚礼请帖,就不必送了。”

三秒钟的沉默,被压抑的笑声终于爆发出来。

戚少商扔掉台词本,抱膝而坐,把脸埋进毛衣袖子里笑得停不下来:“惜朝,你的表情太精彩!”

“你以为你比我好?”对面的人白了他一眼,皱眉翻看手中薄薄的几页纸,“谁写的烂剧本,这种台词你都能入戏,佩服。”

“公司给接的本。”戚少商耸肩,“跟顾导拍文艺片赔惨了,急需狗血大片拯救。”

顾惜朝向后倚在沙发上:“无论如何,下次再接这种戏,别找我帮你对台词。”

戚少商垮下脸来:“就找你。”

“你敢试试?”

“下次换种方式威胁吧,顾导。”

顾惜朝仰天长叹,最终直起身来,揉揉额角:“算了。重来一遍吧。”

“好嘞。”

下午三点钟的阳光照进落地窗,沙发温暖柔软,木头矮桌上两只一模一样的茶杯正浮着热气。

“她一定很爱你。”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