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长番外篇】A Long and Lasting Love (1)

 @一心无二 


戚少商:英子,该知道的故事你都知道了。

英绿荷:连高中生做实验都需要对照组的啊戚教授!

戚少商:其实是副教授。

英绿荷:没人在乎。快谈谈我们不知道的事儿。

戚少商:我记得你不大乐意和我谈话?

英绿荷:谈小顾我乐意。

戚少商:(微笑)

英绿荷:谈话就谈话你笑什么,都说了我对酒窝过敏!

戚少商:对不起,开始吧。

英绿荷:提醒一句。你的每句话都将被我记下来作为呈堂证供。

戚少商:请便。


高考结束距离公布分数还有一段日子,班级聚会,散伙饭,谢师宴,毕业旅行,无论是优等生还是已经在考虑复读的学生,这段日子都是表面嘻嘻哈哈,实则心事重重。戚家爸妈的假期已经到了头,再往下,研究进度势必会拖慢。可就在分别之前,父子俩却又起了争执。

上次因志愿方向吵了一架之后,为了照顾考生情绪,戚爸爸没有再提这个话题,如今考场上这半面算是尘埃落定,志愿表上那半面就浮出水面了。

戚爸爸和戚少商五官不很相似,气质也截然不同。在主导者的位子上坐久了,自然充满掌控的威严,但毕竟还有知识分子的文气和研究者的刻板,冲淡了周身的锐意。然而有一点他和儿子是一样的,那就是认定了的事情一拼到底的固执劲儿。

戚爸爸说从小你就让父母省心,不假,可那中学里都是一个模子套娃,没个方向,突然让你思考下半辈子要走什么路,你思考得出吗?这时候父母不提点,什么时候提点?

戚少商说您的提点就是B大?

戚爸爸说不错,你想学什么我不管,但你该不该拿B大的录取通知书,当爸爸的这一点还是明白。

话题又绕回老地方,像是两边都在扯的死结,越用力越解不开。戚少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腾起来一团火,他从没叛逆过,别的孩子的青春期用来反抗和疯狂,他用来优秀,优秀,更优秀。他优秀得很快乐,他也赢得了他想赢得的东西。但这一刻他那点乖巧全不见,毫不相让地顶回一句:

“我不是不想上B大。谁会不想上B大?我只是要我的未来自己决定。”

说完又有些后悔,为说话的态度。他想起父母前不久才刚在考察中和他失联过,那时的心痛和无助仿佛还在昨天。他低低喊了一声爸,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

戚爸爸看了看儿子。

“我和你妈妈马上就要回B市。你也知道,我希望你上B大不仅是为你的未来考虑,也是希望咱们一家人能多在一起。你好好考虑。毕业典礼我们一定到场。”

志愿填报就在毕业典礼那天上午。戚少商知道他爸爸的意思,是要亲眼看着他交上那张志愿表。

他点点头,张开手臂,父子俩拥抱了对方,他蓦然发现父亲的肩头有一根白发。


英绿荷:嘁,填个志愿用得着这么婆婆妈妈么。

戚少商:你填的志愿让你遇到了顾惜朝。

英绿荷:呵。我命中注定会遇到顾惜朝。

戚少商:(微笑)


作为班长,戚少商理所当然地组织了班级的毕业旅行,地点不远,就在N市附近的某著名风景区,有山有水。班里只有赫连春水没去,息红泪要抓紧时间练钢琴,他每天提着甜点水果跑琴房,在门外等候几小时,聆听息小姐动人的琴声,乐此不疲。

顾惜朝的文2班也有毕业旅行,但他理所当然是不去的,每天起早就去母亲的小吃摊帮忙,下午和晚上还另找了份在奶茶店的兼职,一方面弥补高三这一年家里的辛苦,另一方面,大学的学费,他也要尽可能地开始准备了。

和戚少商的短信也从高考前的偶尔支持勉励时常说说想你变成了——

-今天有空吗?

-没有

-周末呢?

-也没有

-你才刚摆脱童工行列就要把自个儿累死么?

-看样子你很闲?

-你又不让我帮你忙,又没法见你,我能不闲么。

戚班长带着一班笑闹的同学在山道上遇见了两个同级的班队——毕业旅行撞地点实在是太容易了。其中有一个就是文2班。铁手和晚晴高考这段日子几乎没有见面,考完后晚晴又被她爸爸带去外地祭祖,两个人一眼竟都愣了,擦肩而过也不愿,携手同游也不好,戚少商看这样子干脆跟文2班班长一商量,两个班一起玩吧。

文2班班长笑嘻嘻说,这算啥,毕业联谊?戚班长看中咱班哪位同学了?

戚少商心想你怎么知道我看上的是你们班同学,我早就看上了。可惜他没来。

他勾着文2班长的肩打听,哎,不是有个估分预填表么,你们班同学都考虑了什么学校,你了解不?

没有一起旅行,顾惜朝又每天忙得没空闲,他既不能违背他的意思去他家里,顾惜朝也不告诉他自己的兼职在何处,戚少商简直觉得高考之后还不如高三那会儿适合谈恋爱。

更有种不好的感觉是,顾惜朝故意在避着他。

终于等到成绩出来的那天,七点开放电话查询,到下午基本上每个人都知道了分数,傍晚时分,戚少商等到了顾惜朝的电话。他翻开手机盖时手都在不自觉地抖,听到对方的声音,又忽然平静下来。

-戚少商。

-哎。

-怎么样?

-我觉得差不离。

-B大?

-你先告诉我。

-唔。在预期范围内。

-什么意思?我们见面说,见面说行吗?

顾惜朝想了想答应了。

-今天我请不了假,明天吧。

N市有个千灯湖,得名千灯不是因为湖上真的有千盏灯,而是这块地方以前有很多萤火虫,每到夜晚萤火就如星灯闪烁。但那是以前,现在萤火虫越来越少,几乎已是稀有。白天里除了散步的大爷大妈,湖边也没什么游人。

戚少商停好单车,倚着车座等待顾惜朝到来。湖面白茫茫的,夏天的风从湖上吹来,他的思绪开始恍然漂移。他和顾惜朝,两个人像是刚从高中的羊肠小道上挤过来,突然要开始面对面对广阔未知的天地了。未来会怎么样?他和父亲力争的所谓“未来的选择权”,真的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吗?

车铃声叮铃叮铃响起,他回过头去,顾惜朝穿着浅蓝色的短袖衬衫,领口微微汗湿,笑着把车刹在他面前。

“恭喜啊,戚同学。”

两人把车锁在一起,坐到湖边去,顾惜朝笑道:“我校理科状元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兴奋?”

戚少商把手掌摊开:“成绩单交上来。”

顾惜朝也不犹豫,大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分数虽不是顶尖,也已经很好看了,数学考得尤其不错。

戚少商简直骄傲:“你说是不是我的功劳!”

顾惜朝:“功高震主。”

戚少商:“谁是主?”

顾惜朝:“傅宗书?诸葛正我?”

两个人闹了一会,终于谈到志愿方向。

“我真没想好选什么专业。”戚少商叹气,“我的性格就是什么都好奇什么都喜欢,突然让我决定一个方向,想不出。难道真的要子承父业去搞人类学么。”

“专业目录那么厚一本,没几个人一开始就坚定不移的。”顾惜朝说。

戚少商这时候不知道,顾惜朝的想法比他简单太多。

他考虑的根本不是“喜欢”,而是就业前景和薪资水平。

反正无论学什么,以顾惜朝的能力都能学好。尽快拥有自立的能力,转而照顾家里,照顾母亲,才是他的目标。

他每天早起晚归,有一半是故意在忙碌。因为一闲下来他就不由自主想起戚少商的笑容,想起他发来的短信。

-和你同一所。

这是不可能的,重点高中的理科状元,必须去B大。

对于戚少商,家庭条件和考试成绩已让他做选择时有足够任性的空间,即便如此,他还是要考虑父母的愿望,定居的地点,诸如此类。而顾惜朝要考虑的则是,大学所在城市的生活水平,学费高低,拿奖学金的希望,是否方便照顾家里……

人生的第一个分歧点上,他们的目光所及已有了差异。

可是他们谁也没有提起、正视这种差异。


戚少商:回头想想,我那五个字真的太天真。

英绿荷:没错。

戚少商:看来声讨我让你挺开心。

英绿荷:后来呢?

戚少商:如你所见,我读了B大的人类学,他留在N市读金融。

英绿荷:N大金融系也是全国前六好吗!B市也就一个央财,那分实在太高。我问你,假如当时小顾直接告诉你他要上N大,你会不会留下来陪他?

戚少商:不知道。

英绿荷:我以为你会斩钉截铁说“会”。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挖墙脚的决心更加坚定不移了。

戚少商:没人能重来一次。也许当时的我会,可你问的已经是现在的我。

英绿荷:不想跟你们这些搞逻辑的说话。

戚少商:如果他直接告诉我,那么我能顶住家里,学校,各种目光的压力,并且顶住自己作为状元的光环,最终留在N大,绝不后悔吗?不知道。我必须坦白的是我自己是想上B大的。没有一个考生会不想去B大。

英绿荷:自私。

戚少商:我承认。

英绿荷:懦弱。

戚少商:你对我有偏见。

英绿荷:我爱往那边偏就往哪边偏。

戚少商:如果我留在N大和他在一起,我们的未来就会比今天更好吗?

英绿荷:你不是要告诉我距离产生美吧。

戚少商:距离让我们学到更多。

英绿荷:滚蛋。

戚少商:所以我们才能一路走到今天。

英绿荷:瞎扯。

戚少商:你会明白的。


顾惜朝和戚少商的谈话结果让后者一晚上都开心地睡不着觉。

手机按键响个不停,凌晨两点短信还是忍不住发出去。

-说好了一起去B市,不能反悔!

-嗯。

-可惜不能在同一个学校。

-就隔一条马路你还想怎么样?

-想天天看到你呗!

-有完没完,你不睡我还要睡呢。

其实那个晚上顾惜朝也没有睡着。

他骗了戚少商会和他一起去B市,虽然没有直接骗,但他是顺着戚少商的话说下去的,他默认戚少商去考虑两人在B市在大学的未来,而他自己却考虑了另外一个方向。

多年后他再回想当时,一方面笑自己为什么就要耍那些弯弯绕的心思,不能彼此坦诚相待,一方面也清楚地知道,戚少商那句“和你同一所”绝不是随口说说,他会为了那五个字,付出想象不到的代价。

值得吗?

人生里最怕被问这三个字。

值得吗。

从来没有衡量标准。

一个星期之后学校举办了毕业典礼,戚少商的父母提前安排好研究所的工作回来陪伴儿子,虽然中途还有些事务,但大部分时间都能留在N市。确认志愿表的那一刻,戚少商心里满是轻盈的期待,他带着这种期待走上礼堂的讲台,代表全体毕业生致辞,感谢老师,感谢母校,感谢你们给了我们精彩而丰盈的高中三年,让我们收获,成长。

我们将一路前行,带着曾经的汗水。

我们将永不忘记,留在此处的青春。

全校合拍了一组超长毕业照之后是各班分开拍摄的时间,再之后就是三三两两的好友、一对对学生和父母,在学校的各个角落里留影。有人笑,有人流泪,绿色的草坪上阳光灿烂,这是最好的七月,这是最好的夏天。

戚少商在路边的树荫下一眼就看见了顾惜朝,和所有人一样,穿短袖白衬衫打红色领带,和傅宗书正说着话。

仿佛又回到高一那天,走廊上被班主任教训的问题学生遇到隔壁班的班长,戚少商笑嘻嘻走过去,喊了声“傅老师好!”,顾惜朝一讶,转脸瞪了他一眼。

一模一样。

和那天一模一样。

戚少商心里涌起酸甜交杂的滋味,顾惜朝的眼神像风一样吹进他心底,周围的人、物都模糊了一般,傅宗书和他说了好几句话,他才回神应了。

顾惜朝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

师生间问候,回忆,拍肩祝福前路顺风,傅宗书说着说着竟也有点感慨,寒暄了一会儿便离开去找女儿。戚少商刚要和顾惜朝说话,后者往他背后喊了一声“妈”,戚少商赶紧也回头喊“阿姨”,顾妈妈笑眯眯地,穿了一条简单的灰白格子裙,伸出那双日夜操劳的粗糙的手,握了握戚少商的。

“我们顾惜朝高三这一年,多给你添麻烦了,你也不知道,他总爱跟我说你——”

“妈。”顾惜朝打断她。

“哎,阿姨,他说我什么?”戚少商差点儿两眼放光。

“说你学习好啊!人也开朗。”

“没啦?”

顾妈妈挑挑眉毛:“唔……还有吧,我记性不太好。”

顾惜朝扶额。

戚少商继续:“有没有夸我长得帅?”

顾惜朝得憋着才没有一拳头揍他腰上。

戚爸爸和戚妈妈也往这边过来了,戚少商忽然想起他们还没见过顾惜朝,立刻立正,一手挽了一个,介绍说这就是高三住我们家的——

“同学。”

顾惜朝微笑着和家长们问好,他长得乖,愿意表现的时候是很讨喜的。

“你爸爸呢,怎么没来?”

顾妈妈轻描淡写:“我和他爸爸,很早就离婚了。”

戚妈妈会心地把话题转开:

“小顾要上哪个学校啊?”

“他也准备去B市。”戚少商答。

“那好啊!你们俩多照应着,到了B市,也常来我们家玩。”

气氛好得不行,每个人都好像很快乐,戚少商暗中想象,如果以后,如果在某一天,他们向双方家长坦白了彼此的关系,坦白他们执意要去分享彼此的人生,分享一切喜怒哀乐……

会怎么样?

他转头望了一眼顾惜朝,顾惜朝也恰巧望着他。

阳光透过绿荫洒下金色的碎片,戚少商在斑驳光影中向身旁的少年微笑。

那少年的眼睛像风帆,也像海鸟的翅膀。

这是他从第一次相见就突生于心的比喻。

望着这双眼睛,记住这双眼睛,他就能一路乘风破浪,勇往直前。

戚妈妈用随身带着的相机为两家人拍了合影。七月的风,比邻而站的毕业生和他们的父母,笑容填满了镜头。


英绿荷:啧啧啧,原来你们也担心过这个那个害怕过那个这个,看你们现在这样子到处秀恩爱甜不要脸地我还真差点不信。

戚少商:爱情故事都大同小异。

英绿荷:呵呵。听起来好像你一点儿也不骄傲似的。

戚少商:小学开始我就不骄傲。

英绿荷:戚教授,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特别高冷?

戚少商:我一直很高冷。

英绿荷:这和你文中的形象不符吧!

戚少商:那当然。因为你写的那是顾惜朝眼里的我。

英绿荷:有时候真想揍你。


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前,戚少商和父母去国外旅游了一次,在丹麦给顾惜朝寄明信片,明信片背面是安徒生的童话《安琪儿》:

“这棵花是一只幸运的手栽种的,因此它就生长起来,冒出新芽,每年开出花朵,成了这个病孩子的最美丽的花园——他在这世界上的一个宝库。他为它浇水,照料它,尽量使它得到射进这扇低矮的窗子里来的每一线阳光。

“这棵花儿常常来到他的梦里,因为它为他开出了花,为他散发出香气,使他的眼睛得到快乐。当上帝召他去的时候,他在死神面前最后要看的东西就是这棵花。

“现在他住在天上已经有一年了。在这一年中,这棵花在窗子上完全被人忘掉了。它已经枯萎,因此搬家的时候,就被人扔在街上的垃圾堆里。我们现在把这棵可怜的、萎谢了的花收进我们的花束中来,因为它给与人的快乐,大大地超过了皇家花园里面那些最艳丽的花。”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这个被安琪儿带上天去的孩子问。

“我当然知道,”安琪儿说,“因为我就是那个拄着拐杖走路的病孩子呀!我当然认识我的花!”

顾惜朝在打工休息的间隙拿出明信片来读,冷不防头顶一个极熟悉的声音笑着说:“工作时间怎么开小差呢,快来一杯果乐柠檬!”

戚少商站在柜台前,双臂抱着个方方正正的牛皮纸包的包裹。

“你怎么——”

“谁知道明信片比我回来得还晚。”

“我不是问这个。”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知道你在这里纯粹是因为……真的,恰巧,铁手和晚晴偷偷溜出来玩,碰见过这家店。”

顾惜朝本来不告诉他自己打工的地方就是为了填志愿之前躲着他,现在想到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两个人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再看戚少商有点儿晒黑的略为歉疚的脸,心里蓦地一软,也不说话,只洗手做了杯果乐柠檬。

“喏,我请你。”

戚少商笑出一口白牙,接了饮料,再把怀里的包裹递过去。

顾惜朝拆了牛皮纸,厚厚的原版《安徒生童话集》。

他忍不住笑:“戚少商,你幼稚。”

翻开扉页,又笑不出来了,耳根晕起一圈柔软的红。

“希望能送你一生的童话。”


英绿荷:总算知道你们这上班调情的历史是从哪儿开端的了。

戚少商:我们什么时候上班调情了?

英绿荷:你不知道?那天开着会,你们实验室搞出来的那个擦玻璃的机器人,十五层以上擦得好好的,到十五层会议室外面,就开始喷泡沫写字了,什么“爱你就等于爱自己”……天哪还好当时与会的就我们几个私人关系不错的主管,否则我非把你身为大学教授却被某公司老板包养的事实说出来。

戚少商:那真不是我的错。那个为高层写字楼设计的擦玻璃机器人本来就在试用阶段,是小妖私自改了程序,你也知道,他的人生致力于用各种新颖的方式向息红泪表白……

英绿荷:我会信?

戚少商:当然,我没有那么幼稚。

英绿荷:(微笑)


tbc-maybe


评论 ( 4 )
热度 ( 43 )
  1. 一心无二霖怀 转载了此文字
    续~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