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长番外篇】A Long and Lasting Love (3)

 @一心无二 

 

假如你去告诉十五岁刚上高一的问题学生顾惜朝,他会喜欢上那个在学校走廊遇到的长着一双圆圆眼睛顶着闪瞎眼的优等生光环笑起来两枚酒窝深甜的男孩,他一定会冷笑着骂你神经病。

可爱情就是这么神经病。

顾惜朝坐在床边翻出那张毕业典礼上他和戚少商的合影,看到家长们也在旁边笑得灿烂骄傲,托住下巴闭上了眼。

其实想象过很多次和双方父母坦白的场景,好的坏的,其乐融融的不欢而散的,可他和戚少商总觉得那是很遥远的事,可以留给以后的自己去承担。

顾妈妈走进房间端来一盘切好的苹果,顾惜朝赶忙把照片翻过来盖住。顾妈妈说她要去摆摊了,照例嘱咐他如果出去记得锁好门。他差一点就喊住母亲告诉她自己发生了什么事,问问她喜欢是不是祸害是不是错误……但他没有。

风浪没有来临前每一个船长都自信航程将会顺利。可打在戚少商脸上那一巴掌让他的心到现在仍在疼,他想戚少商只会更疼,因为那是他父亲。

顾惜朝特别痛恨自己是如此被动,没法做一点事去保护他。

原来喜欢永远无法纯粹。

即使它在内心深处,在某个角落,像水晶的光面一般剔透晶莹。

 

英绿荷:你挨打了吗?

戚少商:没动手。就额头被相框的尖角砸了一个口子。

英绿荷:相框?

戚少商:全家福,摆在矮柜上,顺手就被我爸拿到了。

英绿荷:也不怕把理科状元砸傻了。

戚少商:我爸是搞人类学的,摸过的头骨不计其数,他知道那玩意儿打不傻。

英绿荷:……

 

戚少商在客厅里跪了整个晚上。

他爸爸最初的火气过去之后,就接连想起来好几件事。戚少商在志愿上的态度,还有他说那个男孩高三一年一直住在他们家里。

戚妈妈是比较冷静的那一个,按住丈夫的火头给戚少商时间去解释。

戚少商说我是真心喜欢他,他也一样。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下个月我就过生日我就成年了,高考也结束了,我为什么不能谈场恋爱?

结果换来父亲的连声质问,从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到你们在家里到底做过什么事。

戚妈妈说你注意措辞什么叫在家里做过什么事?

戚爸爸说你让他说,除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没看到的还有什么,两个人一年住在一起这种场景是不是每天都在发生是不是还有比这更没规矩的!

戚少商昂着头说你信不信我只有两个字没有。

相框接着就砸到了他额头上,看到流血了戚爸爸的怒火才消下去一些。戚妈妈说亏你是个高级知识分子,教育儿子还搞专制的老一套?你问他他说了你又不信,你那点理性呢?

戚少商也是心里拗着一股劲,想到什么张口就说:

“不就因为他是个男的么。要是个女孩你们会这样?”

这一下点燃了之前避而不谈的问题本质。

戚妈妈几番从中调解才把戚爸爸劝回屋里,临走之前男人丢下一句“不准起来”,戚少商也就真跪在那儿跪得笔直拉也拉不起来。

戚妈妈只好坐到沙发上和戚少商面对面谈心。一家人都没吃晚饭,气氛僵得像冰河世纪,客厅里没开大灯,只开了几枚较暗的顶灯,光线昏暗。

“爸爸唱完白脸要换您来唱红脸了么?”戚少商笑笑。

戚妈妈摇头:“是我该反省。以前对你关心得太少,儿子有了喜欢的人,都不愿意跟妈妈讲。”

戚少商的眼睛里有微弱的光亮:“难道您同意吗?”

戚妈妈沉默了良久。

“除了他,你还喜欢过别人吗,别的男孩?”

“只有他。”

“女孩呢?”

“您想证明我不是同性恋。”

戚妈妈摸了摸他的头:“有时候,青春期的冲动并不代表一辈子的取向。”

戚少商笑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们接受不了。我不明白,你们不是研究人类学的么。”

“怎么看待同性恋,和接受自己的儿子喜欢上一个同性,对父母来说是不一样的。”戚妈妈说,“医生研究疾病,平等地对待病人,可他们会希望自己的家人生病吗?”

戚少商反问:“这怎么一样?疾病,和情感,怎么一样?”

戚妈妈点头:“就算妈妈比喻失当吧。你有多喜欢那个男孩,妈妈也看出来了。但你们都还小,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

“也许吧。很多事情都会变。”戚少商说,“那也要看是不是被强迫着改变。”

 

英绿荷:你妈似乎比你爸态度稍微软一点。

戚少商:所以后来惜朝先攻略了我妈,把她和我们拉到统一战线,再持续不断地给我爸吹枕边风。

英绿荷:挺有策略的嘛你俩。

戚少商:其实他大可不必去讨好我父母。他是为了我。不想让我夹在中间难受。

英绿荷:你把他想得这么高尚?啧,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知道如果不解决你爸妈这边的问题,你和他终究没法心无芥蒂。

戚少商: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英绿荷:唉,他是怎么从心智上的小白羊变成小灰狼的。

戚少商:不变成小灰狼,怎么做你们顾老板?

英绿荷:是你的顾老板~

戚少商:英子你没事吧?

 

戚少商被关起了禁闭。因为第二天早上戚爸爸想起来去翻了他的手机,于是那些舍不得删掉的短信全都变成了证据。

光是那些“想你”“晚安”就让戚爸爸气得不轻,还要加上后来的“你报哪个学校”“和你同一所”。

戚少商在他眼里成了不务正业没心气儿没志向的败家子。

那些字眼之后含有多少真切的情意,多少彼此支持的困境,多少为对方着想的心事,旁人全都看不见。

戚少商清晰地感觉到,身为高级知识分子有时并不就意味着包容,甚至他们还会比一般人更加狭隘、专横。

他和顾惜朝的关系在爸爸眼里是遭到厌弃的。

一个人类学研究者,对于同性爱情却是如此鄙夷和厌恶,这让他赌气一般地开始疯狂地看书柜里那些专业书籍,他一定要找到证据,要证明爱不是进化上的错误,爱是自然的选择。

最令他感到气愤和难过的,是他爸爸通过诸葛正我的私人关系从学校找到了顾惜朝家的地址,往那间小屋子里一坐,把事情全盘递给了顾惜朝的母亲。

戚爸爸有天到戚少商房间里来说,如果你承认错误,以后不跟那个男孩联系,我本可以不去找他谈话。否则这件事情怎么也要让双方家长都知道。可你既然不知悔改,那我只好去找他。他跟你一样也是个倔脾气。你说你们这样的,以后怎么让家长指望你们?怎么让我们放心?

戚少商从厚厚的书籍上抬起头,目光冰凉冰凉:“您指望我什么?”

“指望你什么?指望你活出个样子!”

说完就摔门走了。

戚少商的拳头握得死紧,把掌心里掐出几个指甲印。

难道因为喜欢一个人,人生就不能活出个样子吗?

这到底是他妈的什么逻辑?

 

英绿荷:爱情是奢侈品。很多人没有爱情也一样活个一辈子。

戚少商:是啊。所以这么奢侈的东西,竟然给你遇到了,难道不该珍惜吗?

 

顾惜朝的日子并不比戚少商好过多少,即使他还是在一样在兼职赚学费好像一切都没变。戚少商的父亲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口的时候他是不准备把他让进家门的。他知道他和戚少商的事从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那会是对他母亲多大的伤害。

顾惜朝说叔叔您不必来我家的,我和戚少商不会去同一个城市,这一点您大可放心。

戚爸爸说还有呢?

顾惜朝说还有虽然我没有父亲,但我知道喜欢一个人不是祸害。

戚爸爸说你们都还小,趁着没犯错,两边都冷静一下。

顾惜朝说谢谢您的好意。

戚爸爸说你马上也成年了,也是个男子汉,你给我一句话。

顾惜朝说只要我还喜欢戚少商一天,就不能给您这句话。

戚爸爸笑了,说你们都是好样的,小小年纪,凭着一份无知就在这儿跟我较劲。

顾妈妈终究还是知道了这件事。

比她打他骂他更令他难过的是,他妈妈一句生气的话也没有说。他站在半掩着的卧房门口,看见窄窄的门缝中她背对着他抹去眼角的泪。

顾妈妈察觉了他站在门外,回头说惜朝过来。

顾惜朝犹豫了一下走过去。

“妈。”

他的手被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握住。

“不管怎么样,有一点你要记得。在妈妈心里,你和戚少商都是好孩子。”顾妈妈说,“妈不会看错人的。”

顾惜朝从没有落下过的泪水就在那一刻滴落到母亲的手背上。

 

英绿荷:平心而论,你和他谁更坚强?

戚少商:不知道。                                 

英绿荷:谁曾想过放弃?

戚少商:都曾经想过吧,在某个时刻。

英绿荷:唉。怎么我就没赶上他想放弃的时候。

戚少商:那个,他说如果没有我挡着,他的理想型也应该是傅晚晴那样的。

英绿荷:那又怎样?老娘哪一点比傅晚晴差?

戚少商:我觉得你有一点就比她强。

英绿荷:哼,哪点?

戚少商:眼光。

 

戚少商的禁闭是持续到开学的。他爸妈准备让他直接坐上去B市的火车,然后一家人直接搬去B市,假期也不再回来。

中间他过了个生日,十八岁生日,按往年惯例该约上好朋友们出去玩。今年,因为特殊的原因没法实现,可是戚妈妈也不想让他感觉太失落,提议请朋友们来家里聚会。

手机被戚爸爸没收了,他拿家里的电话在父母眼皮子底下一一打电话出去。两个发小,几个初中同学,几个球友,还有铁手赫连息红泪傅晚晴穆鸠平他们,都被请来做客。唯独不能请的是顾惜朝。

傅晚晴在电话里温柔地问:戚班长想要什么礼物呢?

上次毕业旅游的事儿她还记着,怎么她和铁手也需要谢谢戚少商。

戚少商说礼物不用了,你们来做客就好。

傅晚晴说那好吧。对了你请顾惜朝了吗?我这里正好还借了他一本书没还,那天我想顺便带去给他。

戚少商说不,我没有请他。

傅晚晴很奇怪,说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之前每天一起上学放学,我问他跟你熟不熟他又说不熟。可还是帮我通过你给铁手带话,那总归是朋友吧,可现在你又是这样的态度。

戚少商说没什么事,你别误会,就这样我挂了。

傅晚晴心思细腻,感觉他态度不对,就把这事放在了心里。到了戚少商生日那天,见了面,才悄悄地问你怎么了?

戚少商反问你和铁手怎么样?

傅晚晴笑笑说我爸爸不同意,他和铁手的叔叔年轻时候那点过节现在还记着呢。也没什么办法,不过我和铁手开玩笑,将来等我们大学毕业,就从家里偷户口本登记去。

戚少商心想异性恋真好,总归还能偷户口本。

傅晚晴接着说可未来谁说得准呢,万一没两年我和他就掰了呢。铁手就是个木头,好几次被他气得不行。

戚少商笑着安慰她几句,家里人多起来,他便忙着招呼客人去了。傅晚晴总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明明还是那个呼朋唤友开朗迷人的大男孩,总觉得头顶上有朵乌云似的。

吃过午饭,男孩子们闲不下来,提议出去打球,穆鸠平嚷嚷大当家你这天天闷家里都要闷出青苔了,那专业书真有那么好看啊快快快跟我们出去打球,这儿还有女生等着看呢你们说是不是。

傅晚晴捅捅铁手让他也帮着起哄。

息红泪也说,真是好久没看过你们打比赛了。

赫连当然要举手:我我我,红泪我跟你说,我苦练球技终有所成……

戚家父母看看这一群孩子觉得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何况他们之前都问过戚少商,他和顾惜朝的事还有谁知道,他明确地告诉他们他俩的事没告诉过任何人。遂点头同意戚少商出门了,并嘱咐随时和家里联系。

这边孩子们刚走,戚妈妈在收拾客厅,戚爸爸回书房,打开抽屉找东西,一眼瞥见戚少商那被没收的所有电话信息都要过他的眼的手机亮了一下。

发件人:顾同学

生日快乐

戚爸爸看也没看第二眼直接按了删除键。

 

英绿荷:等等,唉这事儿我想起来了他提到过。我说这孩子是不是傻,你都不联系他,那肯定是手机被收了,还给你发生日快乐,你看得到么你。

戚少商:他提到过?

英绿荷:(翻稿子)

英绿荷:对啊之前我问他——

戚少商:(抢过)我看看。

英绿荷:喂——

戚少商:这种问题你都问?“第一次那个那个是什么时候”?

英绿荷:呦戚教授害羞了。

戚少商:你作为作者尊重一下当事人的隐私行不行。

英绿荷:尊重事实,还原事实,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写的是纪实文学?

戚少商:信你我智商才是喂了狗。

 

那天下午戚少商上场投了两个框,第一个没中,第二个也没中。

息红泪咬着棒棒糖说这小子不对劲。

赫连撑着阳伞说我也发现了。

穆鸠平还大咧咧地嚎大当家我就说你是闷出青苔了,这身法都退步了。

戚少商那几个初中同学和球友倒是很兴奋,一直逼着他换防射篮。戚少商忽然一百八十度转弯,开始越打越狠,豆大的汗珠往下掉,湿透了整件运动衫。

息红泪说更不对劲了。

正说着戚少商一个高跳扣篮,他有个习惯是扣篮之后双手抓住篮框平衡一下再落地,这个动作几乎像本能一样熟练,可今天他的手竟然没抓稳,在篮框上一滑,歪着身子摔了一跤。

息红泪皱起了眉头。

球场上戚少商爬起来,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可以继续。

赫连说身为戚少商一号球迷的头号粉丝,我可以肯定他刚才那个失误绝对是发挥失常。

铁手纳闷:一号球迷的头号粉丝?

息红泪向赫连勾勾手指:去,给你十分钟,结束这场比赛,然后把戚少商单独带过来。

赫连敬礼领命,一撑胳膊翻过栏杆跳下去。

息红泪瞪着眼睛喊:你小心点!

赫连春水边跑边在阳光下回头笑。

戚少商一身大汗,头发湿了几缕黏在鬓边,接过傅晚晴递的毛巾擦汗。

“喊我什么事?”

“你还把我们当朋友吗?”

戚少商一愣。

息红泪翻了个白眼:“你有什么事瞒着我们,不想说可以不说。但你明明不开心,还硬在这儿表演给我们看,有意思吗?”

铁手:“老戚,有什么能帮到的尽管开口。”

赫连:“喂,你说话呀。”

戚少商抬起头,朋友们的脸在阳光下真诚而夺目。

 

英绿荷:这跟小说一般套路不大一样。

戚少商:小说里怎么写?

英绿荷:息红泪曾经喜欢你,傅晚晴给顾惜朝递过情书,现在她俩又和赫连铁手是一对。这么乱的关系,要是小说里分分钟撕逼呀。

戚少商:那都是闲的。

英绿荷:然后你把和顾惜朝的事情说了?

戚少商:我没说。

英绿荷:哦?

戚少商:他们自己猜出来的。

 

“你当我是瞎的么。”息红泪好笑地耸肩。

“放心吧戚少商,我不会歧视你的。”赫连春水拍他的胳膊肘。

“其实那次在书店我就看出来一点,只是不敢猜。”傅晚晴抿唇笑。

“……”铁手木然。

戚少商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天才问:“很明显吗?”

息红泪点头又摇头:“对于了解你的人,很明显。”

“是被你爸妈发现了么?”傅晚晴问。

戚少商点头:“我被关禁闭。他们准备到了开学就直接带我去B市,以后不回来。”

赫连春水:“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铁手:“等你大学毕业以后,能脱离家里的掌控了——”

息红泪:“他需要的不是大学毕业,是现在。”

傅晚晴点点头:“你去找他吧,不然没机会了。”

赫连春水拿手机给戚少商家里挂电话,说他们几个朋友中午在家里做了客,想着晚上要请戚少商在外面吃个饭。叔叔阿姨放心,我们肯定不给他喝酒。哦在哪儿吃呀,还没定呢,晚点儿上路边大排档吃麻辣烫也行啊只要您儿子不嫌弃哈哈哈。

挂了电话,息红泪又对赫连勾勾手指:去,把球场上那几个打发走,就说晚上我们和戚少商单独聚餐,不带他们。

“还不走?”傅晚晴微笑着偏头问。

戚少商把手里的毛巾一丢,转身开跑。

“唉等等!”傅晚晴又喊住他,“我们得统一一下说法。”

铁手:“就说我们在三角街那家火锅店吃的晚饭。”

傅晚晴:“他身上没火锅味道,不行的。”

息红泪:“吃面条,总行了吧,让他跟顾惜朝去吃碗面条,放点儿蒜圆一下。”

傅晚晴:“做面条要放蒜的么?”

息红泪:“……”

息红泪:“长安巷吃面。就这样,你走吧。”

戚少商以三千米健将的风格跑走了。

铁手:“我有种奇怪的感觉。”

息红泪:“你是不习惯骗家长吧。”

铁手:“不是。我们……他们……我们在帮他们约会?”

傅晚晴捂嘴笑了一下:“有点儿像帮罗密欧去翻朱丽叶的阳台。”

息红泪:“明明是帮朱丽叶从家里逃跑。”

 

戚少商:人生总是要庆幸有那么几个朋友。

英绿荷:即使他们逆了你的西皮,是吧。

 

tbc-maybe

评论 ( 11 )
热度 ( 42 )
  1. 一心无二霖怀 转载了此文字
    亲友都是神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