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牙齿 3

爱情的牙齿 3


司医生的爱情牙齿论之三:

疾病让人悲惨,爱情让人悲哀,相同的是,它们都让人察觉到自己的卑微。


3


自从加了张泰林的微信扫码八折,司松几乎隔几天就去他店里买早餐。要说顺路也不太顺,但他开车方便,也的确喜欢店里西点的味道,后来尝了尝三明治、牛角包之类的,觉得要比口腔门诊旁边的面包房美味多了。

张泰林的店名字叫做“一片森林”,也是妹妹们起的,嵌了他的名字进去。张泰林不是每天早上都会出现,然而在他的交待下,店员已经全认识了司松,每回偷偷送他晨间咖啡,糖全兑得刚刚好。

司松给关照得没办法,只能在微信上给张泰林道谢,张泰林则发送lucky或呆萌或发疯的照片,毫不客气地询问他:“lucky又尿在客厅了怎么办”。

他二妹说好过一周就回,可是二妹夫(司松已经被他家三个妹妹和妹夫绕晕)太喜欢海滩阳光,硬是要留在那里多待半个月。二妹只好每天揪住张泰林让他抱着lucky跟自己视频聊天。

司松:你妹妹不用上班吗?

张泰林:嘘。二妹夫就是她公司的老板。

司松黑线,想起每回和前任度假到半途对方就被电话召回的经历,忽然觉得自己入错了行。

虽然已经把茶杯扔掉,可回忆时不时还是会闯进家门。加之每天接受张泰林金毛表情包的狂轰滥炸,司松终于做了决定,某天下班后拐去宠物诊所,直接带回了雪糕。雪糕坐在他车里一路上都很懵逼,到了家,司松把她的圆脑袋往自己脸跟前一贴:“说好了带你回家,喜不喜欢?”

雪糕:o o……

司松连健康适应都有考虑到,雪糕之前生活在诊所,每日消毒,是个相对清洁的环境,突然到家里,可能会出现种种适应问题,所以特意找钟点工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全打扫了一遍。

雪糕在他家地板上淑女了一小阵子,转眼就扑腾开。司松在沙发上吃苹果,电视节目里正好在放一支讲萌宠成长的纪录片,四只小金毛犬在草坪上追逐打闹,雪糕跑到司松前面坐着,圆圆的脑袋向电视仰起,一动不动。

司松对着她的背影拍了个照发给张泰林:雪糕对金毛为什么这么有执念?她明明是只比熊啊……

一般养狗人遛狗要在一起交流都只寻找同种。像张泰林和司松这样,牵着金毛和比熊坐在公园长椅上的“家长”,太奇怪。路人一般会觉得他们不是因为狗才坐在一起。

路人甲:这两个人有点怪……

路人甲手中的狗a:这两只狗有点怪……

张泰林:“天哪,它们不会是相爱了吧。”

司松:“lucky年龄还这么小,雪糕也不大。你想太多了。”

张泰林:“万一将来……?”

司松:“……将来也不可能吧。”

张泰林:“嗯。因为lucky也是女孩子。”

lucky&雪糕:你们真让狗累觉不爱。

日子又过了一周,司松收到奇奇的微信是在周五,说要请他帮忙试吃蛋糕。司松顶了个小问号,但下班后还是按照约好的时间开车过来,找了个附近的车位停好,步行到“一片森林”。

奇奇早在里面等他了,见到就拉上二楼,进了大厨房。张泰林穿一身西点师的制服,蓝色领巾十分好看,正着手打鸡蛋。

奇奇戴上围裙,洗干净双手,嘴里说着:“司医生太谢谢你能来,我自己尝过了,也带给几个朋友尝过,可是她们都是女生,我想来想去,只好求你来代表男性的味觉。”

司松还在纳闷:“你在学做蛋糕?”

奇奇:“学做一种而已,那天咱们在这吃晚餐,张先生送我回去,我求了一路才求到他抽空教我一招。”

张泰林瞪大眼睛:“你有求一路吗?明明刚说我就答应了。”

奇奇:“嘿嘿,谁叫我家也不太远……”

她忙忙碌碌,显然蛋糕还没做好,张泰林也不管她,自顾自地在熬巧克力酱,司松看得眼花缭乱,索性靠在墙边默默等待,脑子里思考着下午同学群里讨论的一个牙龈缺裂的疑难病例。

直到奇奇端了一小块蛋糕来,司松才回神。

“试试吧试试吧。”奇奇充满期待。

司松挖了一勺。

“嗯……有股……牙膏味?”他想自己的表情可能十分纠结。

奇奇盯着他的脸,硬是盯得他把整口“牙膏”咽下去。

司松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做这种奇怪的蛋糕。

奇奇噗嗤笑起来,连连摆手:“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是他看你走神才指使我干的。”说着手指张泰林,把他给卖了。

张泰林正往一个蛋糕上刷巧克力酱,闻言抬起头,欲盖弥彰地眨着他无辜的大眼睛。

司松对两人的恶作剧哭笑不得,张泰林也笑了,他一笑,手里的巧克力一下子刷歪,他“哎哟”一声,愁眉苦脸做作地想了几秒,取来果仁洒上补救。

司松原谅了他,向奇奇说:“不是就让我来试吃牙膏吧?”

奇奇赶紧纠正:“当然不是。”

她身后的桌子上摆着两个一模一样的蛋糕,树莓般漂亮的深红色,形状也像一颗树莓。

张泰林擦净了手,走过来递一杯水:“先漱漱口。”

司松漱了口,切下一小块树莓蛋糕含进嘴里,一下子抬起眉毛。张泰林已把这个表情认作标志,一边挤眼睛一边向奇奇比了比大拇指。

“味道很好!”司松点头道,“有酸有甜,很奇妙。”

“那当然,”奇奇说,“张师傅以前的拿手作品,无保留传授。”

司松:“为什么要我尝这个呢?”

奇奇目光闪闪烁烁道:“你觉得,林启会喜欢么?”

司松和张泰林赶紧对望,确定了彼此此前都不知道她的心思。

张泰林纠着眉头努力想起:“林启,不是给lucky看病那个医生吗?”

奇奇:“是他。”

“原来你说的‘喜欢的人’就是他?”

奇奇:“嗯。”

司松在宠物诊所帮忙只是这一年多的事,一个礼拜去一次,去了也就是照顾小狗,还真不曾注意小护士奇奇和宠物医生林启之间有过什么故事。

“和他共事以来,我几乎每天都最晚下班,就为了听他临走前说一句‘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吗’。”奇奇小声说,“我不漂亮,其他方面也不出众,就算表白,恐怕也是一场笑话。所以就想做点特别的事。”

她低下头去,像做了什么丢脸的错事。

张泰林一脸好像搞砸了什么的表情:“你说要送给喜欢的人,我特意问你是‘一般喜欢’‘很喜欢’还是‘特别喜欢’,你说‘特别喜欢’,我才教你这款蛋糕,你没说是要表白呀?我以为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他转向司松:“知不知道这个蛋糕是什么意思?”

司松当然摇头。

“树莓的形状上宽下窄,最接近人的心脏,”张泰林去取了一把细长的刀来,“这个蛋糕当初售卖的时候,就是情人节特款,叫做‘心意’。”刀锋贴上蛋糕中线,张泰林把它轻轻划开,深红色的树莓果酱伴着清香流下。在那形状相当于心尖的位置,露出一颗珍珠似的圆球,轻轻掰开,里面是中空的,可以放进一些小东西,无论是小相片,是戒指,或者干脆是一句承诺。

“‘心意’,”张泰林比划那蛋糕说,“就是把你放在我心上。”

司松轻轻“哇”了一声:“这么独特的礼物,加上亲手制作,奇奇,你确实认真了。”

张泰林叹了口气:“还没有完,关键‘心意’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他说完却不接下去,而是望着司松,似乎期望他能明白。司松看看被剖成两半的蛋糕,深红色的果酱滴在盘子上,他忽然领悟到这是一颗流血的心。

他试着猜道:“……要想从我心上拿走你,除非让我的心整个碎裂,我的血全部流尽。”

张泰林点了点头。

奇奇:“这意思你可没跟我说过啊师父?”

张泰林:“怕吓着你啊,你也不想演汉尼拔吧。”

奇奇:“……倒不是汉尼拔,但确实有点恐怖故事的氛围。有点,有点极端。”

张泰林笑了,故意逗她:“也许林启就喜欢这种风格哩?”

奇奇摆手:“不要不要。”

司松却说:“我倒觉得用心和血做成一份甜美蛋糕送给情人,很有种惨烈的浪漫。”

奇奇笑说:“司医生,你吸血鬼日记看多了吧?”

司松仿佛想到遥远的事,淡淡笑了笑:“谁心里没有点隐秘?如果都能做成蛋糕吃下去就好了。”

张泰林很是惊讶,看着他的眼睛里像有光,但是接着,那眼神忽然黯淡下去:“如果是两个相爱的人,这寓意确实没什么,可是用来表白,恐怕会吓走对方。”

司松安慰道:“没关系的,再怎么释义,它都仍是个好吃的蛋糕。林启不会往别的方向考虑。”

张泰林也同意:“对,没有人会厌恶一只蛋糕。大不了不吃。”

奇奇苦恼地说:“唉。就算让我对他解释,我可能也说不出来……我恨不得背下一份演讲稿。你了解林启吗?”

司松:“私下没怎么见过。”

奇奇:“我也不了解他。或者说,我只了解工作里的他,微博上的他,朋友圈里的他。每当我想接近那个独立存在的他,就发现无路可走。”

张泰林收拾了工作台,把树莓蛋糕切好三份,递给司松和奇奇一人一个瓷盘。

奇奇:“这两天吃太多了……”

张泰林掂了掂盘子:“没办法,做好了不吃太浪费。你知道我以前吃过多——少个失败品咩?”

司松吃着自己那份“心意”,淡淡的酸让他的牙齿突然敏感起来。

人空无一物的心脏从未被填满情感,可是大家总拿它来造句,大概就是因为它的敏感。

奇奇一边吃一边说:“我通过屏幕给他点赞,觉得好像离他挺近的,近到能够分享喜怒哀乐……其实根本没那么近。还没有完全地了解一个人就喜欢上他,是不是太鲁莽了?”

张泰林三两下就把蛋糕吃完,并没有答话的意思,转身到水池边洗盘子。

司松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要告诉奇奇,喜欢只是普通人大脑里的一次神经冲动,而了解要等到他们在一起生活,一年,两年,甚至十年之后再谈?

奇奇倒也没准备要答案,摆摆手说:“事到如今,想也没用了。”她从柜里拿了蛋糕盒出来,把另外那个完整的蛋糕装进去,用丝带打了个漂亮的结,但看半天又解下来:“还是别那么明显。”

她带着自己伪装成无所谓的“心意”,离开了“一片森林”。

司松忽然想起来问张泰林:“对了,奇奇在蛋糕里藏的是什么?”

张泰林的反应很奇怪,手里擦着桌子,也不抬头看,好像根本没听懂司松在问什么,片刻后才文不对题地回答道:“大概,是一个卑微的自己吧。”


评论 ( 4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