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牙齿 4

爱情的牙齿 4


司医生的爱情牙齿论之四:

从长出第一颗乳牙到换好全部的牙,从接受第一份感情到学会付出感情,我们在或长或短的时间里成长,长至十年,短至一天。


4


奇奇:张先生,谢谢你。我想我之所以一直是配角,只是因为还没有等到自己的故事。


司松也收到了同样的信息,再去宠物诊所的时候,奇奇已经辞职离开。奇怪的是林启一脸茫然,推推眼镜说:“奇奇辞职了?我以为她这两天只是请假。”

司松试探道:“上周五……你没有见到她吗?”

林启回忆道:“有啊,上午上班还见的。那天是我生日,晚上在餐厅请朋友们吃饭,早就邀她一起来玩,可她没来。”

“她没去?”司松纳闷,“怎么会。”

“啊?”林启没听清。

司松赶紧掩饰过去:“没什么。”

林启:“对了,雪糕怎么样啦?好久不见还挺想它的,刚捡回来那么一点点,转眼也长成球了。”

司松出于职业习惯注意到林启笑的时候露出上排牙齿,洁白又齐整。他虽然长相不算什么帅哥,笑容却非常有感染力,也许奇奇就是喜欢上这样的笑容。

司松:“雪糕一天到晚就在家到处跑。给你看照片?”

他点开手机相册要给林启看雪糕,不小心翻到了那天在张泰林厨房照下来的树莓蛋糕。司松下意识一顿,但林启没任何反应,手触屏幕,轻轻给滑了过去。

司松牙齿又一酸,像那天“心意”在口中的味道。

奇奇并不主动说起那份蛋糕最终的去向,司松也没有问起。事情就这样过去,因为家里有了雪糕这小姑娘需要陪伴和照顾,他也越来越少去宠物诊所,休息日就带雪糕去公园遛弯,雪糕在草坪上打滚,他坐一旁看杂志。lucky从张泰林家回到了二妹身边,蛋糕师从此从遛狗大业中解脱,剩下司松一个人努力把雪糕掰回比熊的交友圈子里去。

司松:雪糕又要看金毛纪录片,把遥控器叼走不给我换台

张泰林:听二妹说lucky忽然开始对她家里的毛绒玩具情有独钟,还非白色卷毛不要

司松:看来只好让她们两个都冷静一下

张泰林:不冷静的是二妹,说lucky跟了我以后性格大变,这就要找我算账[笑cry]

某个早晨小瓷又一回往司松的纸袋里放外带咖啡的时候他想,这家店送自己的咖啡连起来都能绕店一圈了,还不算每逢新品推出就硬要他拿一份带走。

他是真的愧于收人家这么多的好意,却不知怎么开口拒绝,如果突然不再去买东西,想必会给人造成什么误解。他认真地想回赠瑞尔口腔的门诊贵宾卡,又觉得寓意不太好……送一家食品店的员工牙医诊疗卡……可想来想去还是只有这个最靠谱,在员工福利里加上牙齿体检,并不过分吧?

他想到了就电话托Emily办好了卡,费用直接从奖金里扣,一小叠卡片装在手提袋里,下班时开车绕去“一片森林”,递进张泰林的大厨房。

张泰林切着小块三角蛋糕,看见他有点懵。

司松也是从没送人东西送得这么窘迫过,手伸着也累收回也不能。

张泰林:“雷母……”

司松:“嗯……说普通话?”

张泰林:“你不是吧!”

司松微微不好意思:“任谁也没法只接受不付出的。”

张泰林:“哇,我送你咖啡因和脂肪,你还我健康?”

司松:“哈哈,对。”

张泰林耸耸肩,一摇头笑了笑:“那我收下了。多谢嗮。”

他手里干着活,也没准备去洗手接东西,扬扬下巴让司松把袋子搁对面柜子上。刚放下,张泰林说:“我准备在店里搞几个活动,你说接受定制蛋糕好咧,还是开课教大家DIY好。”

司松从不擅自帮人拿主意:“你想办哪个?”

张泰林:“都想啊。前面那个就能发挥创意,收费也贵点,后面的人多有趣,当然也能收学费。”

司松点头:“嗯。”

张泰林偏头自言自语:“先试试定制。可以的话就保留下来。DIY的一个月试着办两个周末。”

司松开玩笑:“我能要个名额吗?”

张泰林欣喜道:“当然啦,我还怕第一期人少。”

司松假装为难地思考:“我只做过牙齿,做蛋糕恐怕够呛。”

张泰林:“有我教呢,你看奇奇——?”

说到奇奇,气氛忽然有点低沉。

司松:“没想到她的心意终究没能送出去。”

张泰林:“也许是好事。”

司松:“为什么?”

张泰林取只干净小勺尝了尝锅里调的糖浆:“你听过有首粤语歌唱的吗?‘被世界遗弃不可怕,喜欢你有时还可怕’。”

卢巧音的《垃圾》,司松听过,这时提起,让他脑海里出现一个躺在垃圾堆里的树莓蛋糕,不知为何被丢弃,却依然完整,依然甜蜜,依然像颗真实的心。

“喂。”张泰林见他走神,喊了一声。

“嗯?”

“知道我为什么想到定制蛋糕和教人DIY吗?”

司松顺着:“为什么?”

张泰林说:“因为你那天说,如果人心里的秘密都能做成蛋糕吃下去就好了。”

司松的心嘭嘭一跳,又恢复平静。

张泰林继续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一片森林”门口很快竖起了海报,左边写“私人定制,让你的纪念日独一无二”,右边写“周末家庭西点DIY小班欢迎参加”。小瓷还在店里的微信和微博上都发了宣传。

司松不常上微博,他是个慢性子,信息极速涌来总让他觉得自己的感受器不够用。平时除了逛医学论坛看病例,数据库搜索文献,他还是更喜欢待在安静的空间里读读书,最多去豆瓣关注一下近期同城活动,无论是画展或花展。

不过他这次特意上微博搜索了一下张泰林的店,热门微博里有一条是一年前发的,照片里张泰林低着头给蛋糕装饰奶油花边,眼神专注,这个角度看去有种认真的性感。

博主说:xx路新开的蛋糕店!蛋糕师好帅呀,看着就想吃(雾)

司松盯着最后这个“雾”想了半天是什么意思,目光不由自主,渐渐又移回做完一半的蛋糕,最后移到张泰林并没有看着镜头的眼睛上。

他做蛋糕真的有种近乎固执的认真。

把每一个想法放进作品里,像雕塑家对待石头,画家对待颜料,这就是“一片森林”的蛋糕味道如此与众不同的原因吧。

网络宣传的效果果然不错,很快小瓷已经在微博下回复评论:不好意思哦第一期课已经满员了,我们会为您登记,下一次如果想来优先给您报名~

司松想到自己居然就是这个班里第一位学员,只觉古怪又有趣。

过了两天,晚上他待在书房里抱着雪糕看英文文献,整栋房子里大灯都关了,剩下墙边小灯的弱光。微信网页版亮了亮,他以为是同学群发了病例的新进展,点开看看,是张泰林。

张泰林:接到新订单,初三小男孩要定蛋糕给外婆,但说不出想要什么样的。唉,作文不命题怎么写?

张泰林:何况他把不知攒了多久的新年红包零花钱都拿出来,必须高分才能让家长满意

雪糕在怀里挤了挤,司松挪挪手臂,回道:你也有创意枯竭的时候?

张泰林:对对方情况了解太少,不知道从哪儿创

司松:那就多了解点?

张泰林:小男孩说明天下午放学了再来,初三要补课

张泰林:孩子们真辛苦

张泰林:在忙吗?不打扰你了

司松:没事没事

雪糕茫然地瞅瞅屏幕,再茫然地瞅瞅司松,那小眼睛跟洗过的黑葡萄似的亮晶晶,司松抱起她来,说:“是不是觉得我家和诊所一样不好玩?到了晚上就是一片漆黑。”

雪糕两条后腿站在司松腿上,前爪在他手里晃来晃去。司松觉得她那表情就是在说“是的”。

同学群里有人刚添了小女儿,还没离开产房门口就激动地晒出照片,下面跟着一排鼓掌鲜花,司松也发消息道喜,那同学乐呵呵开玩笑道:当年都以为你最抢手,怎么拖到现在,早知道班长就要甩了她老公追你了!

班长:[动画表情]

同学:哈哈哈班长饶命

班长:急什么,慢慢挑,小松树别听他们的

同学:你明明最急,二胎都生过了

班长:所以现在每天工作孩子工作孩子还得跟婆婆吵教育架

班长:以前以为自己能活成偶像剧现在发现只活成了家庭伦理剧

同学:真的[悲伤]

同学:+1

同学:啊多么痛的领悟

同学:我老婆说她也要加一……

同学:你老婆又在检查你微信啊

同学:我乐意

班长:@司松 小松树是能活成偶像剧的我看好他!

同学:搞错了吧,他的另一半那才是偶像剧啊?

同学:你们能别再叫人家小松树了吗从18岁叫到30岁了都!

同学:哈哈多大都是小松树同学

司松对着屏幕满脸无奈,他大一那年被喜欢取昵称的辅导员当着全班叫“小松树”,从此再也摆脱不了这个外号。真的从18岁叫到了30,但他也还不想让大家改口叫自己“老松树”。

班长:对了,我发的文档你们看了没,大学医院有校友在找科研伙伴,想做这个项目的抓紧和他联系

同学:出了文章也是第二第三作者,没动力

同学:热情已经消耗完毕,现在每天工作都是在消耗心灵[哭]

司松:我在门诊见过几例这样的,挺感兴趣,已经给那个师弟发了邮件

同学:……哥哥,跟你一比我简直是个废人

司松:[微笑]我不似你们有家庭要照顾,自然多点时间

司松:除了遛雪糕

同学:赶快找个对象吧,我怕你再这样下去要拿诺贝尔奖

司松:[笑cry]

司松:除了开我玩笑你还有别的事做吗?

同学:有。瘫着。

喜得女儿的那同学又发了几张刚出生的婴儿照,脸皱巴巴的,皮肤红红嫩嫩的,两只小小手放在脸颊边上,可爱极了。

大家纷纷表示萌化了。

司松发现自己就算恋爱时也从未自主想象过这么个小生命的诞生。对莉莉来说,至少最近十五年都要花在事业拼搏上,而他求婚时都已经想好了,两个人共同支持一个家最重要,哪怕商量好了一辈子不要小孩也没关系。

可惜终究没能建起这个家。

微信又亮,是他以前的同学马哲,因为名字像“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缩写,被大家戏称马教授。他就是刚才劝司松赶快找对象别拿诺贝尔的那位,毕业后没有从事医学相关职业,去了一间百货公司,现在做经理。

马哲:兄弟,不跟你开玩笑,有对象没有?

司松:怎么突然问这个,刚分手,你也知道

马哲:是这样,我认识个小姑娘挺不错,刚和你说话想起来了,就是我们公司的,不如介绍你们认识?

司松:不用了吧?

马哲:我知道你上个女朋友条件好,免不了要和人家比较。但莉莉算是百里挑一吧?没法总遇到那样的

司松:不是这个意思……

马哲:就见一面,不难吧?

司松:马教授现在转行搞婚介啦

马哲:呸,不是你我才不给介!

话都说到这份上,司松叹了口气,犹豫片刻回复:行吧,那时间就麻烦你安排了?

马哲:好好。认真一点啊松树,你是棵黄金树树龄也三十啦,越往上越知道,孤独很可怕的。

司松:知道了。

关上网页,他又看了几页文章,眼看钟指向12点,熬不住困意,上床去睡了。学生时代哪怕通宵第二天依然生龙活虎,现在则越来越感觉到睡眠的重要性。难道真的年纪大了?司松郁闷地把床上另一个枕头盖到了脸上。


评论 ( 9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