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魂-9(完)

完结啦~4.1w字,一个梦,用整个12月做完了它。这个故事里除了徐徐,其实每个人/魔/鬼都说了谎,有些是无意的,有些是故意的,有些则是带有强烈的目的性的。谎言交织在幻境和记忆里,也成为命运的一部分。而在谎言中,的确有真相,通过歪曲的方式呈现出来。

构想中这系列后面还有两个故事,但是会不会成文就不一定了。谢谢一直以来给我点赞和评论的小伙伴们,圣诞快乐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幽暗的海底传来清澈动人的笑声,像风吹过挂在檐角的风铃,不知道为什么,这笑声也让夏冬青觉得格外熟悉。

“我这里...

缝魂-8

NPC都送走了,终于可以开启二人世界了【并没有【二人一魔也算二人

我觉得9可以完。应该可以完吧……多好的数字啊。

靠近结尾的那首诗节选自顾城的《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前文:1 2 3 4 5 6 7


8


听到这句话,赵吏嘴角上提,目光变得和煦、平静。他清清嗓子,朗声提议,“哎。你能再笑一次吗?大笑。”

胥为这毫不相干的回答愣了一秒,只一秒,赵吏疾步上前,一手猛地掰住他的下巴,另一手抬起枪管抵在他口边,扳机扣动,子弹打进了喉咙。

没有声音。

胥两眼向上一翻。

似乎成功了,但是直觉告诉赵...

缝魂-7

我错了,8完不了【扶额笑.jpg

前文:1 2 3 4 5 6


7


“他要得到徐徐的魂魄根本不用这么麻烦。”赵吏伸手,在冰凉的空气中一拨,“他是在向我炫耀……向我证明他能控制一切灵魂。”

“那怎么办?”夏冬青试图触摸周围的摆设——立架、凳脚,但他的手指从这些东西中间穿了过去。他想起前天晚上那只接不住一袋薯片的水鬼,原来那种荒谬的感觉就是现在这样。

“怎么办。”赵吏接着夏冬青的话,对空气开了一枪。子弹如同在水中滑行,速度缓慢,拖出长长的波痕,他神情凝重,从口袋中摸出一条新的弹匣换上。

这边韩越搂着方谣,...

缝魂-6

没想到我会写这么长……吐了,这要到8才能完啊()

前文:1 2 3 4 5


6


“地府需要包装,魔当然也要。”胥说,“包装,打广告,这可不是为了取悦于食物。只是一种更文雅的捕猎方式。”

说到“文雅”两个字,他摊开手臂,向赵吏展示自己的行头。

赵吏眼角漾起细细的笑纹,“你的身体是冷的,感觉不到温度。你穿得人模狗样不是为了文雅,是因为你不能让别人接触到你的皮肤,看出你的破绽。”

“你都知道,却还要问。”胥洋洋得意,两眼光芒炽亮,“因为你打不过我!只好拖延时间等冥王的救兵。”

“分析地好,”赵吏拍掌,“不过你搞搞清...

读木心,想起了wuli大丽丽。e_e

缝魂-5

最近有点儿忙,更新时间不定 ( •̥́ ˍ •

△ 灵魂摆渡第一季背景,单元剧,中篇

前文:1 2 3 4


5

夏冬青意识到刚才那是一个不真实的场景,或许是这间诊所用来防止别人进入的方法。他掩住口鼻轻轻咳嗽,仰头环视灰蒙蒙的天花板、古旧剥落的墙纸……等心跳稍微缓和,他在出去和往里走之间做了个选择。

都到这一步了,其实称不上选择。

经过护士台,他又走过“输液室”“配药室”,全都寂静无人。再往里,最里面是一扇铁门,插销紧紧插着,铁把手触手冰凉,很难拔开。夏冬青费了点力气才把门...

缝魂-4

这章大丽丽没啥戏份,下章给你补回来

△ 灵魂摆渡第一季背景,单元剧,中篇

前文:1 2 3


4

吉普车停在诊所门外的街道上,街灯昏暗,阒寂无人。说是诊所,不过是一排小门面的其中一个,灰蒙蒙的红十字,玻璃窗后窗帘紧闭,门脸漆黑。

夏冬青在车里往外望,“我们直接进去吗?”

赵吏掏出枪,速度很快地换了颗子弹,“我进去了那就是宣战。你在这等着别动,我去找一样东西。”他关了车灯,打开车门跳出去,瞬间消失在夜色里。

夏冬青坐在车里不停地看表。小诊所没有半点生气,周边的居民也都已沉睡。他将车门推开一条缝,冷空气让他打了个颤,一点点细碎的白,天空又开...

缝魂-3

主线一展开就爆字数了qwq 前戏太长也不好

△ 灵魂摆渡第一季背景,单元剧,中篇 

前文:1 2


3

韩越和方谣一个来自南方,一个来自北方,曾经是大学同学,但往来甚少。分别在大城市打拼多年,三十多岁的年纪,竟然在家人安排的相亲会上重遇,于是开始交往,然后结婚,生子。孩子小名叫做徐徐,两个字都是第二声,念起来缓慢而温柔。

不到两岁的时候,徐徐住进医院,开始了漫长的化疗。激素让他的身体不再长大,方谣在徐徐耳边说,这是一种魔法。细胞毒剂,免疫抑制剂,这些都是魔法,它们会共同抑制他体内疯长的异常血液细胞,和时光作战,把他变回一个正常健康的小孩子。...

缝魂-2

前文:1

△ 灵魂摆渡第一季背景,单元剧,中篇 


2

有时候人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有一种灵敏的直觉,只是往往心带侥幸。比如夏冬青,念了一夜“不要感冒不要感冒不要感冒”,也禁不住被越来越沉重的脑袋宣判了无效。早晨下班的时候,他整个儿地都飘忽了,觉着自己像一只游魂,脚不点地的那种,看什么都晕乎乎,只想找一个温暖的地方躺下来。可等他躺在了床上,身体又开始发冷,裹着被子也不见暖,迷迷糊糊一觉睡去,直接睡过了点。

一夜的雪果然迎合了大家的期望,白棉被一样盖在街上、房顶上。王小亚在夏冬青楼下等了许久,也不见他下楼赴约,正要进楼里去,赵吏的白色大吉普突然冒了出来,就像...

缝魂(吏青)

△ 灵魂摆渡第一季背景,单元剧,中篇


1

一场寒流突至,气温一日间降了十度,天刚黑下来,盐粒子般的小冰粒就开始啪嗒啪嗒往下掉。十点半,盐粒子已经变成细小的雪花,444号便利店门口的送货车刚走,夏冬青瑟着肩,把饮料零食一箱箱搬进店里,搬完最后一箱,毛衫上缀了不少细小的水珠,他赶紧关上门,不停搓着手。

店内的暖气尽职地工作着,街上行人步履匆匆,红灯笼之间的天空翻腾着紫黑色的密云,夏冬青望着望着,想起要回收银台去,转身刚走两步却感到有点异常,低头看,原来两脚正踩在一汪水里。

水是从店门口渗进来的,在便利店的地板上漫了一片。夏冬青沿着水路回头,先是看到一双浮肿的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