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长律师小段子3

三、选择


“到了香港有很多会议,做好纪要,袁律师等你的传真。”

“师兄放心,我一定做好!”

空姐递来一杯咖啡,童溪抢先接过,递到何以琛面前的小桌板上,后者道声谢,继续翻看手中的财经杂志。童溪捋捋头发,硬着头皮问:“师兄,到时候……会让我发言么?”

何以琛翻页的手指一顿,转过头来认真地问:“你希望发言吗?”

“我?……我怕我会紧张地什么都说不出来。”

何以琛点点头:“确实有可能。”

童溪不好意思起来,觉得自己这一问很多余。和跨国集团的合作,大小议案的洽谈,法务部根本不可能有她发言的机会。可是何以琛刚才的表情,仿佛真的在思考让她表达观点的可能。职业是一条很长的路,在刚上路的时候遇...

跳崖穿梭千年(戚顾夏何)-3

3-今夜无人入眠


“一千年?”

面对着七十公分之外那双寒气逼人的眼睛,顾夏阳举起双手投降,脚尖踩住掉在地上的小刀,一滑踢远。

“Calm down,冷静。”他安抚对方,虽则听起来更像是火上浇油,“其实我历史不太好的……也许是九百年?”

冷嗖嗖的空气中仿佛传来冰晶凝结的喀啦声,如果可以,把这只抹茶瑞士卷精摆在家里制冷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不需要冰箱,他自己就是。

顾夏阳:“喂,看在我们同一个姓氏的份上,不要再这样盯着我看了好吗?顾先生?”

“我不是先生。”顾惜朝冷冰冰。

顾夏阳:“呵呵。怎么不是先生?明明先生了一千年。”

他这么呵呵着皮笑肉不笑地地顺回古人手上的长方形发亮物体,开始Google——

“你说

Crush Crash Crush(顾夏阳x何以琛)-Chapter 8

Chapter 8


何以琛曾经思考过——在孤身行经的路灯下,指间的缭绕烟味中,还有更多更多、只要他空闲下来的时间里——究竟他是如何铁了心地认定,他的太阳只能是一个人,除她之外谁都不行?

但好像没有什么理由,至少他从来没思考出结果。如所有常识在说,对地球而言太阳只有一个。恒星无数,但系之以生命的太阳只有一个。他就是这么固执。固执地日复一日旋转在同样的轨道上,等着那颗太阳衰亡膨胀,将他吞噬。

不过这些思考都发生在仅仅一年里,那一年他的脑子痛钝地只能思考这一件事。而一年之后,仿佛达到了某种限期,这个问题消失了,痛觉也消失了,什么都消失了,他被掏空,然后又重组,一切都回到原位...

Crush Crash Crush(顾夏阳X何以琛)-7


 【本章最后出现的插曲戳这里可以试听 http://music.163.com/song/1462322/ 请大家脑内自动替换成机长的声音啊哈哈~ o(* ̄▽ ̄*)ブ 我去静静地苏一会儿】

Chapter 7

“刚才有一瞬间,我错觉如果骑着车一直追,太阳就不会落。”

“是吗,难怪你追了这么远。”顾夏阳的音调中透着一丝诡异的愉悦——“直接后果是我们现在回不去了。”

两人离开道路,推着单车走近一间暮色笼罩的农庄。天色黑得很快,零星的灯光像坠落四野的星辰,风已经将身上的汗水吹干,秋夜里隐约有些凉意。农庄的篱笆旁竖了一块榉木牌子,很奇怪地写着“随时欢迎”。

“你...

跳崖穿梭千年(戚顾夏何)-2

2-一千年前的通缉犯

 

2015年,上海。

何以琛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穿皮草长发及腰的男人。

他回忆起这个男人是如何穿过完好无损的电梯顶壁“DUANG”一声就掉下来的时候,还是感到脊背发凉,就像那时他惊吓着后退一步,金属冰冷的触感透过西装外套和衬衫直接刺到了皮肤上。

任何一个加班到深夜满身疲惫的人肯定都会因此血压骤升甚至心跳骤停,何况在电梯剧烈的震荡中,这个挑战科学常识的天外来客还迅速翻身站起,用一种刀锋般锐利明亮的眼神盯牢你——要不是这人神色沧桑但满身正气,一副落魄英雄的样子,而何以琛也自问向来坦荡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这眼神实在足以将人吓得魂飞魄散跪地求饶。

电梯在震荡...

跳崖穿梭千年(戚顾夏何)-1

1-用Wephone的不速之客


2015年,香港。

苦咖啡、红酒和药汤的气味弥漫在房间里,顾夏阳一打开门就吸了吸鼻子。他将手提箱靠在墙边,扭开制服的第一颗纽扣,走到窗口推开了窗。清凉的夜风吹进来,月光照亮茶几上的一张便条,夏晨用整齐的字迹写道她的朋友在附近喝醉了,她就近带了她来煮点醒酒汤,借用了他的地方很不好意思。

顾夏阳把便条揉成团扔进垃圾桶,手机响起,夏晨居然又打电话来解释:“你回来了?不好意思啊我用了……”

“喂,你不是吧。你是我妹妹啊,我的房子你当然想怎么用都行。”

“怕你不知道,会以为家里进小偷了嘛。”

打个呵欠,顾夏阳转动卧房的门把,拧亮灯光:“懂得欣赏...

跳崖穿梭千年(戚顾夏何)-0

撸否点赞小组的古穿今脑洞之一?来八一八碎云渊那些神奇的悬崖

写着玩嘿,有没有后续不一定……跳坑慎

声明:所有下降的智商都归作者所有【。】


0-序章

叠峰碎流云,万丈一深渊。

“大当家的,久违了。”

一把凛冽冰寒的声音,比这峰顶烈烈灌进衣衫的寒风更加刺骨。戚少商停住脚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那正是自己所行的这一条石径的尽头。四下寂静无人,道路淹没在一片莹白中,天空与风雪苍茫一色,不辨你我。那幽幽出现的声音里的诡异冰冷教人胆寒,但他心中却并无恐惧。生死攸关的一刻近在咫尺,而他的脚步依然沉稳,依然坚定。

他被困在阵中已近三个时辰。

八面玲珑阵。他不仅知道这阵法的名称...

Crush Crash Crush(顾夏阳X何以琛)-6

Chapter 6


某种意义上,漫长的人生就是一个斐波那契数列,每一步都决定着下一步,每一步都为上一步所决定。一件事既是它本身,又是前因与后果,或许爱情的突如其来并非是真的突然,只是在遇见那个人之前,你绝不会想到自己将爱上这样的一个人,绝不会想到这份感情早已累积在之前所经过的千千万万个路口。

0,1,1,2.

再简单不过的开头,只需迈出第一步。在其后衍生出的无数的分支、无尽的可能中,有捷径亦有远途,有平行的花园小路,亦有命运交叉的城堡。

“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希望我做你的旅伴?”

一只灰鸽子扑棱着翅膀落在何以琛肩头,伸长脖子去啄他掌心的玉米和面包屑。九曲湖波平如...

Crush Crash Crush(顾夏阳X何以琛)-5

Chapter 5


航班落地后伦敦竟毫无预兆地落起了雨点,行李领取处一片混乱,人群从一扇门转进另一扇,何以琛在机场咖啡店买了一杯红茶暖胃,那时小雨还未润湿地面,等他拖着行李走出大厅出口,雨势却已大得非打伞不可。

他伸手入雨中拦下一辆黑色出租车,刚拉开车门把行李塞进车厢内,身后一串稳健轻快的脚步追来,顾夏阳带着明朗笑意悠然截在他身前:

“好久不见。”

“顾机长?”何以琛略感意外,他们绝非“好久不见”。

“雨这么大,不如我们拼车啊。”顾夏阳抬手遮住头顶。为了堵住何以琛,他几乎半个身子站在雨中,制服上沾了细细的闪亮雨珠。何以琛见状把他拉回来,出租司机摇下车窗问:“两位去哪里...

Crush Crash Crush(顾夏阳X何以琛)-4

Chapter 4


黑色的海面如一方天鹅绒铺在城市灯火之外,城市不夜,夜色已全沉入海平面以下。窗帘静静垂立,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往远处望去,目前所见是香港的璀璨华灯和海夜一角。

顾夏阳倚靠着床沿坐在地板上,室内空调温度正好,穿一件衬衫也不觉得冷。他在黑暗中转头看了一眼,床上沉睡的人半边脸陷在枕头中,眉眼沉沉,一只胳膊伸出来搭在床边,袖子挽至肘上——他的手仍然握着顾夏阳的。

其实那只手只是虚虚地搭着,顾夏阳只要轻轻一抽便可以脱身。

但他不知为何不想抽出来。

他希望那些有点凉的,修长干净的手指就这么松松地握着自己的手指,希望微热的掌心彼此相对。

这希望是新鲜的,离奇的,荒...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