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尘(戚顾)

扫尘 


2012年初刚入戚顾坑的时候写的旧文,接着TV结尾,一个入了六扇门,一个疯了(单纯的、真的疯了……),很短,从文风能看出当时一定在看简帧……


戚少商来到惜晴小居的时候,顾惜朝正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编扫帚。他不见了青衫,只穿着黄色中衣,袖子挽起来,身旁堆了许多劈好的竹子,几把已经完工的扫帚整齐的靠在墙边。

戚少商看着顾惜朝灵活的手指翻转交叠,把干稻草梗子一把把排好,竹枝夹在中间,再扯出一根白线来绑上,轻声道:“身尘易拭,心尘难净。”

顾惜朝唇边携了丝笑意,也不答话,继续忙活手中的事。

是清醒在疯癫中,还是疯癫在清醒里?

他若没疯,自己断不会来他的院子;他若不疯,也断不会让自己困在这安逸无争的小院里。

烟光残照里,石墙、黄沙、灰瓦。

流年暗换中,疯子、旅人、剑客。

戚少商抬头,忽然看见一树的红灯笼。这灯从夏到秋,再从冬到春,就这么一直挂着,想是日日打扫,并不曾落灰。但是它所等待的人,何时才能回来呢?

忽而一笑。那人穷尽心机都得不到的东西,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地得了。

却不知,六扇门与平民小院,孰是牢笼;庙堂与江湖,哪处清净。

——清醒与疯癫,欲辩无言。

红尘滚滚无歇时,自是道不尽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说不完云诡波谲、争锋斗芒。何来一庭草色,收容归客;哪有一把竹帚,能扫心尘?

往来熙攘,皆为何物?

玉盘金阙,终归黄土。

三岁小儿能念道,真正勘破是几人。

戚少商想,玉盘金阙归了黄土之后,“侠义”二字却会在人心中传下去,可算有些许欣慰?可惜那人如此聪明,怎就不明白呢。

那一把嘲讽的声音仿佛就在耳畔。

“‘侠义’,我看不见,即使你说它不灭;权势,纵然付了黄土,可黄土中又有新芽。人在,争斗在,野心在,欲望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好像他真的还能说这些话似的。戚少商愣了一下,自己怎么竟在脑海中模仿起那疯子来了?

往这小院中一站,他竟想得愈发多了。

想完了之后,竟还能悠游而立,好似心底植竹,胸间蓄水,将日间一痕血色冲刷干净,只余清淡天和。

戚少商又笑,明明他们之间血色最深,怎么到头来反倒觉得在这小院中清淡天和了?果然,跟疯子相处比跟常人相处来的容易吗?

今天他笑得有点多。莫不是与疯子在一处,也会变得像疯子?那倒也不错,有一个小院可以守,有一个人可以盼,有一树红灯可以照顾。兴起时笑数飞云权当乘风归去,意来时挑灯看剑就作沙场点兵。

将无化有,岂不快活也哉?

戚少商来了,又走了。他们明明什么也没谈,却好似什么都谈了。

离开的时候,戚少商回头望了望那些红灯,不禁恍然——照不了离人归家的路,却照着浪客漂泊的背影。

他看了很久才继续上路,像是跟红灯许了个约。

 

那是你来时的路,也是我将去的路。

 

惜晴小院的门从来不关。因为有人从这里走出去没回来,所以主人一直给那人留着门。

进这门的,却经常只有一梭细雨、一线斜阳、一丛凉风、一点寒月。任世间风雨无数,日月无边,天地能分给这个小院的,也实在太少。

顾惜朝很少说话,大部分时候他都在自顾自编着扫帚。有时候,他迎着晨风拿出一方布来擦手中的埙;有时候,他在斜阳中弯腰拔着篱边漫生的杂草;有时候,他于月冷风清时置案于院中,点灯、研墨、提笔。

戚少商并不常来,来了也从不进屋,总是在小院中随处寻个地方盘腿而坐,横剑膝前,有时候什么都想,但更多时候什么都不想。

“最近边关战事又起,小妖希望我去一趟。”这一天他来时是午后,眯眼看着天上一队绕着一团云絮飞过的白鸟,轻描淡写道,“你新编的扫帚呢?给我。我顺路卖了。”

顾惜朝抬起头来。

“就当借我点路费。算我欠你的,回来时定还你。”

顾惜朝又低下头去。

戚少商走了,带着顾惜朝刚编好的十二把扫帚和一本新的七略。

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小院中忽然来了一个人。

顾惜朝又编好一把扫帚,排到墙角,数了数。

十一把,还差一把。

他又坐下来。

那人看着顾惜朝,不易觉察地叹了口气。轻声问道:“戚少商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顾惜朝的手顿了顿,半晌,他抬起头来看了看院子外面那条小路,小路的尽头是一片空茫茫的秋风。

“他卖扫帚去了。”他淡淡道,继续把稻草梗子绑到竹片上,“卖完了,就会回来。”

树上的红灯笼依旧挂着,一尘不染。

(完)

 

写在后面:

写这篇扫尘,只是为了两个意象——红灯、扫帚。

红灯就是我们在这人世中唯一的,或是最深的羁绊;扫帚,就是“醒石”,一个困顿时、迷茫时、走上歧路时,拉你一把、救你一回的东西或人。

红灯在文中对应的是爱人与知音。说白了就是一个情字。

对于小顾来说,他原本不需要也不想要扫帚,现在疯了,反倒开始编起扫帚来,其实有些讽刺。也不知道这世上有几人买得他的扫帚,不再走他曾走错的路。

他疯了,却非解脱。他仍记得三件事:编扫帚——他要活着;把妻子最爱的灯每日擦拭——他相信他们仍在一起;七略——这本书曾是他心底最脆弱的梦,最自信的华章,最骄傲的信仰,最坚强的反抗。即使他已不能理解那些字句的意义,但是当年呕心沥血写出的每个字,都能在最深的夜再从笔端漏下。到最后,或许还记得了第四件:戚少商欠了他十二把扫帚,有一天要来还。

对于小七,这个院子就是一把扫帚。而红灯是情,提醒他对天下有情,对家国有情,莫要在官场中迷了心。

所以他们什么也不用说,红灯与扫帚,尽在不言中。唯有红灯不染尘。


评论 ( 20 )
热度 ( 20 )